<%@LANGUAGE="VBSCRIPT" CODEPAGE="950"%> 語精癖好

語精癖好

 

中文大學近年強逼所有同學考語文精修試(簡稱語精)。今日我擔任此科的監考員,望著眾多考生,不禁悲從中來。


此卷考核粵語。有部分是正音題目,比如今年的考卷就問考生屋簷的簷怎樣讀。如果答讀蟬就錯了!他們要你答鹽,沒錯,是屋鹽。還有其他題目,例如友誼的誼,你說怎會有人不懂讀?對,就是這樣,原來全世界都不懂讀,只有極少數人說他們懂得讀,讀音是義。還有暴戾的戾讀麗,強勁的勁讀敬。這全部都是今年的題目。


他們根本不懂分口語和書面語。有些字,我們是不一定要懂得讀的,因為我們在口語很少用。例如嫵媚(答案是冇味),我們口語鮮有用這個詞,不懂讀根本沒所謂。即使你懂讀,讀了「冇味」出來,也只會惹人誤解。其他字,好比「友誼」,我們口語就是讀友兒。他們那些根本不是口語。


除了考不是口語的口語外,他們還考核反切,比如今年他們會問你「力制切」怎樣讀。「反切」是一種老掉牙的拼音方法。另外,他們還會考核拼音。比如今年考卷就有出「松下問童子,吾師採藥去。」誠然,所有本地考生都會懂得讀這十個字。可是,考卷卻要他們為這十個字標上國際音標。這是多麼困難和無謂。人人也懂讀這十個字,為甚麼要考他們標音標?我看見這樣的題目,真是很不安樂。不少考生都感到很困難。


我們看看支持這些癖好的人的辯解:


一、詞典用反切,所以學會反切就可以懂得怎樣讀那些字。


反駁甲、以粵語為母語的大學生,其實是不用查一個字的粵音怎樣讀的。因為他們已經懂得那些字怎樣讀。若然遇上一個連大學生也不懂讀的字,那就肯定該字是不會在口語中出現的,故不懂讀並非問題,有些字本來就不是用來讀的。


反駁乙、詞典除了反切,還有拼音。同學如果懂拼音,根本不用學反切。


癖好者對乙的反彈一、古老的詞典都用反切,沒有拼音。普通有拼音的詞典收字太少,故需要用到那些用反切的古老詞典。


反駁這個反彈:《朗文中文高級新辭典》有拼音,收字達萬三;《商務新詞典》有拼音,收字萬二。已非常足夠。試問有多少個學生曾經要去為了粵語讀音而去查《辭源》和《康熙字典》?有沒有百分之一?為甚麼要另外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同學去陪葬?


二、在古籍《廣韻》(一本記載粵音的書)裡,友誼是讀友義、屋簷是讀屋鹽,所以我們應該跟隨正音。


為甚麼廣韻怎樣讀,我們就要怎樣讀?唐代的人怎樣穿著,我們就要怎樣穿著?宋朝的人怎樣用馬桶,我們就要怎樣用馬桶?今人依據廣韻的理據何在?今日的人都讀屋蟬,正如今日的人都用抽水馬桶。


三、懂得古時讀音,才會體味到古代詩詞的押韻。


這和反駁乙反彈一一樣。有興趣去體味古代詩詞的押韻之人只佔少數,為何要為了一己的癖好而要所有人跟隨,把自己的癖好放在別人身上?


四、學習粵語拼音可算是增廣見聞。


學習任何東西都可算是增廣見聞,那我們還要開設多少考試?我們是否除了考語精外還要考魯迅精、核子彈精和胡錦濤精?這根本不是理由。


五、學習並不困難,只要一兩天的溫習就足夠。


這更不是理由。是否應該學習不是看一件事是否容易學習。歸根究底,再容易的事,如果學生覺得他不需要學習或沒有興趣學習,就應該有自由選擇不讀,而不是去滿足這少數人的癖好。我也可以說學習Frontpage不困難,那全校的同學也就去學Frontpage,做Frontpage精了嗎?


至於為何要考一個字的拼音怎樣寫(好像松下問童子那一題),更是連一點見得人的理由也說不出了,難道他們要所有考生去準備編中文字典?


由此可見,他們的理由全都站不住腳,最大的理由還是那少數人的癖好。中大究竟在搞甚麼?是不是有權力的人就可以呼風喚雨,漠視同學意見,隨意設立甚麼精甚麼精上同學身,搞得大家暈頭轉向?他們瘋了。有幾個人有這種正音癖好,就要全校的人跟著走,去學這些東西。明明大部分學生都反對要學這些,但就因為有幾個有癖好的人,全部人就要去學了。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制度?專制、蠻橫、不公平!


他們的癖好,不只浪費了影印的紙張、批閱考卷的時間,更嚴重和更可悲的是浪費了考生通勤的時間、考試的時間。這個時間資源不可小覷。納稅人如果知道他們的金錢竟用在培訓學生讀屋鹽之上,肯定會怒不可遏。

 

回應

--------------------------------------------------------------------------------

作者:billy 電郵:longbcc112@sinaman.com

日期:19/12/2002

主題:

中大個班友果然係好聰明,有前途諢A竟然叫人做咁鼢試,真係令人佩服、佩服。


在現今世上,做乜都要講求實際,你講俾人聽人地聽唔明,話知你讀音幾痝冇用,友誼讀「友義」,人地話你係唔係有病咋,係現實之中,梗係用多數人讀幭狎粥捸A有謂約定俗成,你知道真正讀音都無用武之地,好似嶄讀「斬」,孟讀「盟」的第六聲,唔係萬,但係知道歸知道,但係你唔會咁讀,因為冇人會知道你讀乜!


反切同拼音,係當一個字冇其他一樣咁讀鵀r,或者那個差不多讀音的字太深時,才會用的,你試下查下個窮字,你會查到個讀音係「邛」,我相信「邛」呢個字都唔會有幾多人識讀,哈,真係,你查呢個「邛」字,又會話個讀音係「窮」字,結果你就查唔到呢個字點讀啦,這都是根據新雅中文字典查的,係呢類情況就要用反切或拼音啦,「松下問童子」又駛鬼咁咩,用反切或拼音咪仲煩!


仲有,查字典,我查到誼係讀「宜」架喎,簷係讀「蟬」架喎,只有嫵媚係真係讀「冇味」,哈,可能係我手頭本字典唔夠強,不過我又冇本辭源係手,其實確實係點讀架﹖


無論如何,強迫人參加呢樣咁鼢試真係十分不合理,取消啦,呢類野咪等有興趣的人研究咪得囉,搞呢樣野真係浪費資源。


--------------------------------------------------------------------------------

作者:阿東 電郵:kwuntung410@yahoo.com.hk

日期:19/12/2002

主題:專制者的癖好

不是你的字典有問題。事實上很多字典都會把常讀的那個音收進去,比如我手頭上最常用的《朗文中文新詞典》,等同承認了那個音已是正音了。只是他們仍然堅持同學只准答那個年代久遠的音已矣......我強烈批判他們mark答蟬的同學為錯。


至於窮字,也無須學反切或拼音。因為沒有香港學生不懂讀這個字。如果為了學讀像「窮」這樣的字而逼以廣東話為母語的香港學生去學反切和拼音,那是本末倒置,是超愚。我們從來不會叫幼稚園學生去先學習反切,然後去學怎樣讀窮,因為這樣做極沒效率,極失敗。事實上連窮字也不懂讀,給他反切也是無謂,因為那兩個用來切音的字他也十之八九不懂讀!


有癖好不是壞事,可是如果專制者有癖好就絕對是壞事了。我不得不稱他們做專制者,因為他們完全沒有理睬同學的意見,一意孤行,以權欺人,這只能證明他們的專制者。這包括飽負盛名、本應甚受同學歡迎的智者何文匯教授,可惜,可惜。


--------------------------------------------------------------------------------

作者:billy 電郵:longbcc112@sinaman.com

日期:20/12/2002

主題:回應

「窮」字只係一個例子隉A其他字好似「扔」字,應該好多人都唔知點讀,好難讀,呢個字唔用切音係唔識,不過都係俾專門研究的人用的,普通人都唔會講呢個字。


--------------------------------------------------------------------------------

作者:Jeffrey 電郵:

日期:21/12/2002

主題:回應

小弟唔係太同意billy所講,字音可隨便「約定俗成」,「多人咁講就0岩」的說法。香港有不少人說話都帶有懶音,例如韻尾n/ng、k/t、聲母l/n不分。我們可否因為「朋」字被不少人讀作「頻」,就視「頻」為正音之一?


如果讀音可以「約定俗成」的話,字的寫法、字義、語法、句式等等都可以「約定俗成」,不必拘謹了。那樣,大家以後「步」字多寫一點(?)、將「儘量」寫作「盡量」、「重複」寫作「重覆」、「重復」都沒有問題了,既然多人寫,又無礙溝通,這些錯、別字都可視作「正寫」了(小弟甚至懷疑,寫「重覆」、「盡量」的人數遠比寫「重複」、「儘量」的多),東東的<<錯別字詞典>>可以關門大吉了!


拼音方案仍然有教的價值,畢竟大家都有利用字典尋找讀音的需要,我們總有一些字不曉得讀的,縱然不少字典有直音法,我們不得不承認直音法有其不足及缺點,有些沒有同音字的字,部份的字典就只會標其近音,若我們不懂拼音符號,便誤以為這個近音字為該字的正讀,而不知道這個字的正音為何了。情況便很像我們學英語那樣,縱然我們已經掌握了不少英文字的讀法,對英文已經不算陌生,但總會碰一些字是不懂讀的,懂拼音便能拼出有關字詞的讀音,不假外求(除了字典)。


其實,拼音方案的作用,就好像邏輯系統。小學生已經不自覺地懂得基本的思考方法,他們知道非「是」則「非」,非「對」則「錯」,但他們不曉得「矛盾律」是什麼東西;畢業時甚至已懂得處理學能測驗的推理題了。這樣,我們可否憑此否定大學生學習「思考方法」、「邏輯」的必要性及其價值?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故此,我們亦不能憑連小學生都掌握「窮」的基本發音去否定於大學教授粵語拼音方案的價值。(按:為何中大不可以粵語精修課程的方式,[請李天命博士]為大一新生講授兩節「思考方法」?)


反切方法,可予略授,讓學生有基本認知,但不必考核,因為現代有標粵音的字典都有拼音符號的。更重要的,是反切法所拼出來的,並不一定是何教授認可的「正音」,尤其是那些所謂的「特例」,什麼「陽上作去」、「送氣變不送氣」之類。正由於有「特例」,令反切法的實用性及可靠程度大減。


雖然我認為字音不可隨便「習非勝是」,但是,對於什麼是「正音」,我卻有幾點質疑。以「酗」字為例,何教授認可的正讀為「許」,但根據粵音權威之一,由黃錫淩先生編寫的<<粵音韻彙>>,「酗」音「jy3」(即如音,恕調),而在何教授的其中一本著作中,後者被視為誤讀。究竟何教授憑什麼指出「jy3」為誤讀?即使何教授所憑藉的那些古典古籍較為正統,那又憑什麼推斷黃錫凌所根據的典籍紀錄是「錯誤」呢?一字可有異體,難道不可有異讀?同類的例子尚有的,不過小弟記不下那麼多。


此外,從反切法的特例當中,可知粵音系統本身也在變化,這一點連何文匯教授及何杏楓教授都承認的。既然如此,兩位何教授又憑什麼指出變化後的新讀音才是標準的讀音,而舊讀不是呢?究竟辨別一讀音孰正孰誤,最根本的根據是什麼呢?這些問題,何文匯教授有關的著作中並沒有提及。


--------------------------------------------------------------------------------

作者:阿東 電郵:kwuntung410@yahoo.com.hk

日期:22/12/2002

主題:正音和正字

當然,《東東錯別字詞典》似乎某程度上也和何文匯相似。但實際上分別好大。我從來沒有要求別人來上課甚至考試,詞典的成立並沒有剝削任何人的自由。另一方面,阿東認為正字比正音較值得執著,這似乎是雙重標準,我也不得否認。但若說原因,那還是有的。我們無須學習古音,因為我們無須和古代的人講廣東話。可是我們須要學習正字,那才可以看得懂前人寫的書,而絕大部分的書都是前人寫的。另一方面,我們不能只顧自己,我們的書要給台灣人看,我們自己也會看台灣人的書。如果沒有正字系統,那會非常混亂。雖然香港好多人寫「盡量」和「重覆」等錯字,但此等情況在台灣並沒有發生。正字有助溝通,廣東話的正音(例如屋簷的所謂正音讀屋鹽)卻有礙溝通。


阿東並不以為我們有利用字典尋找粵音的需要。我們有尋找普通話的讀音的需要,因為那不是我們的母語。字的粵音我們全都懂得讀。不懂得讀的字則是不會用來讀的。所以我認為沒有這個需要,即使有,這個需要也不大。我相信很多大學生都沒有這個需要。


雖然如此,我仍然贊同大學可以教授同學學會拼音。我並不反對。但這只限於寫個拼音出來,考同學那是甚麼字;我們不應倒轉過來,出一些字叫同學寫拼音,因為同學如果是要應付查字典的需要,根本只須認得拼音,而無須懂得寫拼音,除非他準備去編寫字典。


思考方法的例子並不適用。固然,中小學生有基本的思考方法和能力,可是他們所掌握的思考方法嚴重不足,至少相對於粵語來說嚴重不足。一個會考零分的人也沒有甚麼粵語問題,但是在思考方法、思考能力方面就可能有問題。


我也留意到正音有時也互相衝突,我希望他們能夠澄清。然而,我並不信服為甚麼古時的人怎樣讀就是正音。再者,事事依《廣韻》,你又怎知道編《廣韻》的人不會偶然犯錯?畢竟那編者也是人,而他編的時候可能也加了自己主觀的意思,多用自己常用的讀音。但在這方面我的確是欠缺證據,可能冤枉了編者,我只是指出有這個可能就是了。


--------------------------------------------------------------------------------

作者:阿飛@中大Year1 電郵:hungfeilee@yahoo.com

日期:24/12/2002

主題:給阿東的回應

  看了上面的討論後,我有幾句話想回應。


一、「阿東並不以為我們有利用字典尋找粵音的需要。」


  我們不利用字典尋找粵音,是因為我們並不介意說錯字,說錯也沒甚麼大不了,我們總能猜到別人的原意。寫錯字也沒甚麼大不了,因為我們亦能猜到別人的原意。就此而言,正音與正字沒有太大分別,至少在日常生活上造成的麻煩程度相同。若堅持沒有需要以字典查粵音而要查字,我們乃可以追尋真理為理由,然而此原因同樣適用於正音。


二、「(會用來讀的)字的粵音我們全都懂得讀。不懂得讀的字則是不會用來讀的。」(*括號內之文字不屬原文,只為使其邏輯正確而加上。)


  (會用來寫的)字的寫法、字義、語法、句式我們全都懂。不懂的字則是不會用來寫的。


三、「我們須要學習正字,那才可以看得懂前人寫的書,而絕大部分的書都是前人寫的。」


  我們須要學習正音,那才可以聽得懂人說的話,而絕大部分的話都是人說的。


四、「我們不能只顧自己,我們的書要給台灣人看,我們自己也會看台灣人的書。」


  我們不能只顧自己,若台灣人去學廣東話的話,我們的廣東話亦要說給台灣人聽,我們自己也要聽台灣人的廣東話。


五、「正字有助溝通,廣東話的正音(例如屋簷的所謂正音讀屋鹽)卻有礙溝通。」


  若正音因製造異於普通人的讀音而有礙溝通,正字亦會因製造異於普通人的寫法而有礙溝通。


六、「只限於寫個拼音出來,考同學那是甚麼字」


  不懂得字的正確讀法,又如何回答那是甚麼字呢?


七、「一個會考零分的人也沒有甚麼粵語問題,但是在思考方法、思考能力方面就可能有問題。」


  說沒有粵語問題時,東東是指在生活上可如常溝通。而說思考方法、思考能力方面有問題時,則不是指在生活上可如常思考(因為智商近於零者亦會思考,雖然他有可能大違邏輯)。問題一詞曾轉換概念,比較時明顯用了雙重標準。


八、「我並不信服為甚麼古時的人怎樣讀就是正音。」


  那我們又為甚麼信服編寫字典的人怎樣寫就是正字呢?判別正確與否時我們需要一套標準,而判別定義性質的問題時,我們只能訴諸權威,通常歷史最長的或流傳最廣的定義會被採用。何教授支持前者,而阿東支持後者。我認為用那一種準則要視環境而定。有歷史悠久的定義、流傳的定義數目很多或定義的正確與否很重要時,我們採用前者,因為流傳最廣的定義會隨時間改變。所以阿東支持後者的原因,在於他不認為那定義的正確與否很重要。


九、個人意見


  我認為阿東的原文中,主要論點有三:一、校方不應強逼所有同學考語文精修試;二、校方不應一意孤行;三、校方浪費了納稅人的金錢。

  第一點不成立。因為同學是自願受「強逼」的。任何中大生在jupas選科時應從中大的小冊子得知語文精修試一事。反對語文精修試的學生可以選港大、科大。我們不能走進法國餐廳說他們強逼客人食法國菜而不是中菜。

  同理,第二點亦不成立。因為我們不能走進法國餐廳說他們一意孤行賣法國菜。可能你會反駁說:「我是納稅人,既然政府強逼我納稅,我當然有權要求得到甚麼服務。」但閣下簡單如交多少稅也無法要求政府(包括立法會),我很懷疑我們能否要求得到到甚麼服務。這方面政府和強盜相似,雖然獻盡錢財,很無奈地,我們也無法要求他如何對待我們。(題外話:我們常說官商勾結,而商人又是香港主要納稅人,這可以說是買回應得的服務嗎?一點也不好笑的笑話。)

  第三點亦不能成立。如上文所說,堅持正字與堅持正音沒有兩樣,阿東亦不能自相矛盾。

  我個人也不喜歡語文精修試,但我認為正音正字是有用的,加上精修試又不影響GPA,所以我不反對精修試(反正我只花上一小時去溫)。


--------------------------------------------------------------------------------

作者:見晴 電郵:miharu@hellokitty.com

日期:25/12/2002

主題:正音、正字

一. "寫錯字也沒甚麼大不了,因為我們亦能猜到別人的原意。"一句有問題。

因為所謂錯音是"約定俗成"的,但錯字卻往往是借用同音字,意義不盡相同。

由於讀中文是看字面意思的,假如"黑瓜" >> "克瓜","白粥">>"白足",看起來不知所謂,因此要花很長時間才猜到意思,有礙溝通。


二. "寫"和"讀"根本是不同的兩回事,不能用相同的句子結構來混淆視聽。


其他各點也有問題,只是回應太長,不能逐點回覆。


--------------------------------------------------------------------------------

作者:阿東 電郵:kwuntung410@yahoo.com.hk

日期:25/12/2002

主題:回應阿飛

很多謝阿飛的長篇回應,相信他花了不少心思和時間。他的批判思維亦非常值得鼓勵。


現在逐點回應他的回應。 

「一、「阿東並不以為我們有利用字典尋找粵音的需要。」

  我們不利用字典尋找粵音,是因為我們並不介意說錯字,說錯也沒甚麼大不了,我們總能猜到別人的原意。寫錯字也沒甚麼大不了,因為我們亦能猜到別人的原意。就此而言,正音與正字沒有太大分別,至少在日常生活上造成的麻煩程度相同。若堅持沒有需要以字典查粵音而要查字,我們乃可以追尋真理為理由,然而此原因同樣適用於正音。」


回應:我同意正音和正字在某個層面分別不大,尤其是在香港溝通。但若論到要和台灣人和古人作文字溝通的話,正字就有必要。當然在口語溝通方面正音也有必要,但只限於普通話的正音,因為我們是用普通話來跟他們溝通。誠然,我絕不反對任何人去追尋他們要求的真理,尋找古時的正音,但這並不等同他們可以把自己的要求訴諸於全體學生身上,這也是阿東行文的原旨。若然認為阿東不許別人去查粵音,那是曲解了阿東原文的意旨。

「二、「(會用來讀的)字的粵音我們全都懂得讀。不懂得讀的字則是不會用來讀的。」(*括號內之文字不屬原文,只為使其邏輯正確而加上。)

  (會用來寫的)字的寫法、字義、語法、句式我們全都懂。不懂的字則是不會用來寫的。」


不是。讀音和寫作的層面不同。一個會考零分的學生大概講廣東話是沒有甚麼問題的,但是他的寫作能力可能有問題。另外,寫作和讀音不能相提並論。大學生都不懂讀的字的確沒甚麼人會讀,因為讀出來也沒有人聽得懂。可是,一個很多人都不懂寫的字卻仍是可以寫出來,這有數個原因:一、有些字雖不懂寫,卻可認,例如有人不懂寫「不可小覷」的「覷」字,但卻仍有可能懂得認這個字,知道是怎麼解;可是若一個人不懂得「覷」字讀「趣」,那別人說了「趣」這個音,真的會聽不懂;二、聆聽的接收能力比閱讀弱,說話說了一個人家聽不懂的字所造成的障礙比寫了一個人家看不懂的字所造成的障礙要大;三、不懂寫的字仍是可以用來寫,因為讀者看書時遇有不懂的字,還有查字典的機會;可是若是口語傳播,說了聽不懂的字,根本無從查字典,也沒有時間去查。四、大部分人對讀音和對書寫所掌握的能力並不相同,以粵語為母語的人,不懂讀的字真的很大機會不會拿來讀;可是不懂寫的字還是有機會要寫,這可能是因為他書寫能力差,文盲可能會連「寫」字也不懂寫,但還是有需要寫的,但卻多數不會聽不懂或不懂讀這個字,沒有需要去查讀音。

「三、「我們須要學習正字,那才可以看得懂前人寫的書,而絕大部分的書都是前人寫的。」

  我們須要學習正音,那才可以聽得懂人說的話,而絕大部分的話都是人說的。」


不是。因為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是說所謂的正音。絕大部分人都把屋簷讀成「屋蟬」。用正音才聽不懂別人說的話。

「四、「我們不能只顧自己,我們的書要給台灣人看,我們自己也會看台灣人的書。」

  我們不能只顧自己,若台灣人去學廣東話的話,我們的廣東話亦要說給台灣人聽,我們自己也要聽台灣人的廣東話。」


我們常常都要看台灣人的書,可是卻鮮有要用廣東話來和台灣人溝通,兩者不能相提並論。而且,台灣人學廣東話,也不一定會把簷讀作「鹽」,說不定他們也是讀「蟬」。事實上他們也會讀「蟬」,因為讀「鹽」根本無法溝通,讀「鹽」只會令學習人士十分沮喪。

「五、「正字有助溝通,廣東話的正音(例如屋簷的所謂正音讀屋鹽)卻有礙溝通。」

  若正音因製造異於普通人的讀音而有礙溝通,正字亦會因製造異於普通人的寫法而有礙溝通。」


我認為我已在上篇留言提出了足夠的證據證明正音比正字更有礙溝通。

「六、「只限於寫個拼音出來,考同學那是甚麼字」

  不懂得字的正確讀法,又如何回答那是甚麼字呢?」


阿東寫這句是解釋另一個問題,不是正讀的問題,而是是否考拼音的問題。再者,甚麼是「正確讀法」也有爭議。阿東建議採取兼收並蓄的方法,即同學答「蟬」和「鹽」都可算是正確。事實上同學不是不懂得字的正確讀法,只是不懂得那個所謂的正音。

「七、「一個會考零分的人也沒有甚麼粵語問題,但是在思考方法、思考能力方面就可能有問題。」

  說沒有粵語問題時,東東是指在生活上可如常溝通。而說思考方法、思考能力方面有問題時,則不是指在生活上可如常思考(因為智商近於零者亦會思考,雖然他有可能大違邏輯)。問題一詞曾轉換概念,比較時明顯用了雙重標準。」


我不明白你說甚麼。我認為兩者都是在說一個人有某些方面的困難,並沒有甚麼雙重標準。

「八、「我並不信服為甚麼古時的人怎樣讀就是正音。」

  那我們又為甚麼信服編寫字典的人怎樣寫就是正字呢?判別正確與否時我們需要一套標準,而判別定義性質的問題時,我們只能訴諸權威,通常歷史最長的或流傳最廣的定義會被採用。何教授支持前者,而阿東支持後者。我認為用那一種準則要視環境而定。有歷史悠久的定義、流傳的定義數目很多或定義的正確與否很重要時,我們採用前者,因為流傳最廣的定義會隨時間改變。所以阿東支持後者的原因,在於他不認為那定義的正確與否很重要。」


我只是指出古人編讀音字典時也可能會有誤差而已,提出多一個反思的角度。另外,我也可以說,屋簷讀屋鹽是以前的正音,讀屋蟬是現代的正音。語文是會隨時間變遷的,正如你不能說現代的人寫白話文就是違反了語法,因為古代的人都不寫白話文。


「九、個人意見

  我認為阿東的原文中,主要論點有三:一、校方不應強逼所有同學考語文精修試;二、校方不應一意孤行;三、校方浪費了納稅人的金錢。


  第一點不成立。因為同學是自願受「強逼」的。任何中大生在jupas選科時應從中大的小冊子得知語文精修試一事。反對語文精修試的學生可以選港大、科大。我們不能走進法國餐廳說他們強逼客人食法國菜而不是中菜。」


此言差矣!我們見到有不好的地方,就應該提出來,希望得到改善。正如大部分同學覺得語精有問題,就應該提出來。如果遇有問題都不提出來,那就永遠不會有進步了。阿東也是本著為學校好、為未來的同學好之心,去作出種種批評。當然,此等批評亦歡迎大家公開討論,得出一個最好的結果。所以,不論這是否jupas已列明的東西,我們都可以批評,以求改進。


  「同理,第二點亦不成立。因為我們不能走進法國餐廳說他們一意孤行賣法國菜。可能你會反駁說:「我是納稅人,既然政府強逼我納稅,我當然有權要求得到甚麼服務。」但閣下簡單如交多少稅也無法要求政府(包括立法會),我很懷疑我們能否要求得到到甚麼服務。這方面政府和強盜相似,雖然獻盡錢財,很無奈地,我們也無法要求他如何對待我們。(題外話:我們常說官商勾結,而商人又是香港主要納稅人,這可以說是買回應得的服務嗎?一點也不好笑的笑話。)」


這和第一點的回應一樣,不贄。


  「第三點亦不能成立。如上文所說,堅持正字與堅持正音沒有兩樣,阿東亦不能自相矛盾。」


阿東已提出非常多理由來說明正音和正字是有差別的。另外,阿東根本沒有提出過要有另一個語精考正字。如果你說正音和正字沒有差異,那阿東追求的也不是矛盾,我追求的正是兩者都不用強迫考試。


  「我個人也不喜歡語文精修試,但我認為正音正字是有用的,加上精修試又不影響GPA,所以我不反對精修試(反正我只花上一小時去溫)。」


這點則是你的個人意見了,我絕對歡迎。但問題是,有用又不影響GPA的東西可以有很多,那學校還可以開很多其他的精,比如財經精、保險精、法律精、心算精,那同學只會應接不暇,也盡失自由。所以我還是認為應該讓同學自由選擇。


再次謝謝你的慷慨留言,歡迎你下次再留言。祝聖誕快樂!


--------------------------------------------------------------------------------

作者:阿飛 電郵:hungfeilee@yahoo.com

日期:25/12/2002

主題:回應見晴

  如果約定俗成是指有很多人也這樣做的話,那麼大部分的錯別字也可以說是約定俗成了。

  推敲原意雖要根據上文下理,你不難猜到「我要喝一碗白足,但不要蔥花」的原意吧?

  就溝通而言,我認為"寫"和"讀"是相似的事,而前文目的亦不在以相同的句子結構來混淆視聽。

--------------------------------------------------------------------------------

作者:阿飛 電郵:hungfeilee@yahoo.com

日期:25/12/2002

主題:結案陳詞

  既然阿東說歡迎回應,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一、我認為別字與別音也不會阻礙溝通,因為推敲原意不難。執著字義字音是由於我們追求完美一致。此乃人類天性所使然,亦是教育的精神。我絕對欣賞這種執著。

  二、你是否認同教育就是把自以為正確的信念加之於人?

  三、字義字音屬定義問題,判別準則全憑武斷選擇,不能說那一套準則才是正確。說廣韻錯時是以唐音為準則,說「屋鹽」對是以廣韻為準則,說「屋蟬」對是以現代普遍說法為準則。我認為廣韻較好是基於出現時間、與粵語的關係、流傳範圍和一致性四者的同時考慮。

  四、你是否認為任何科目都不應考試?

  五、前文第九點不是針對改善大學的熱誠而說的,我是針對「一意孤行」、「癖好」、「漠視同學意見」、「專制」、「蠻橫」、「不公平」等詞而發。另外中大確有財經精、保險精、法律精的,十五分的通識和中國文明就是了,只是語精不夠一個學期罷。你認為通識是多元教學還是奪去同學自由呢?

  六、上面顯示的時間是用哪一時區呢?

  七、你知道考試成績何時公佈嗎?

  八、祝聖誕快樂!


--------------------------------------------------------------------------------

作者:阿東 電郵:kwuntung410@yahoo.com.hk

日期:25/12/2002

主題:再回應阿飛

再次謝謝你的回應,雖然我和見晴都感到疲於奔命了:p


關於見晴的留言,你所指的例子並不是約定俗成,我們暫時還未有約定俗成到可以寫「白足」。「白足」是動物或人的白色的足部,想要喝這樣的東西看來也太噁心吧。


錯別字不一定約定俗成,我相信堅持寫白粥的人仍然很多。另一方面,即使約定俗成,但大陸和台灣卻未有和我們一起約定俗成,所以仍未完全約定俗成。但關於何文匯所要求的正音,那些異讀的字都已是約定俗成,比如屋簷。


你堅持讀和寫相似,阿東已經舉了很多例證說明讀和寫有距離,尤其是我對你上篇的回應中的第二點。若然你堅持說兩者相似,而又沒有反駁我之前的理由,那我也沒有新的論點可以回應。當然,你是可以有這樣的堅持。


但要注意的是阿東行文原旨是不要強迫有語精考試。我並沒有說過應該要有個正字考試。所以也不用太執著正字和正音的問題。我想提出的是兩者都不用設一個強迫考試。


以下逐點回應:


  「一、我認為別字與別音也不會阻礙溝通,因為推敲原意不難。執著字義字音是由於我們追求完美一致。此乃人類天性所使然,亦是教育的精神。我絕對欣賞這種執著。」


古人把發現寫成「發見」。那我們是否要追求「完美一致」,齊齊寫「發見」?為甚麼古人所寫的就是完美?又為甚麼和古人做同樣的事就是「完美一致」?古人鑽木取火,難道我們又要和他們「完美一致」?古人行文用文言文,說的是我們現在無法揣測的語言,寫的是大篆和小篆,我們是否同樣為之?


  「二、你是否認同教育就是把自以為正確的信念加之於人?」


不認同。教育應該啟發學生智慧,培養批判思考。若然沒有培養批判思考,人人抄襲前人、依足前人,學術不會有進步。


  「三、字義字音屬定義問題,判別準則全憑武斷選擇,不能說那一套準則才是正確。說廣韻錯時是以唐音為準則,說「屋鹽」對是以廣韻為準則,說「屋蟬」對是以現代普遍說法為準則。我認為廣韻較好是基於出現時間、與粵語的關係、流傳範圍和一致性四者的同時考慮。」


究竟是不是全憑武斷選擇?我會不會說「屋簷」讀作「屋蟲」?要知道,選擇中仍是有準則。阿東的準則就是很多人都說「屋蟬」,而幾乎沒有人說「屋鹽」,但阿東仍然接納別人說「屋鹽」,只是不接納別人不准學生讀「屋蟬」。如果那個字的讀音有兩個,兩個讀音都有人讀,我會提議兼收並蓄,兩個音並列。這完全不是武斷。我不會說「屋蟲」都是正音。


我看不出來為甚麼廣韻較好。人人都說「屋蟬」,「屋鹽」有何流傳範圍可言?甚麼是和粵語的關係?出現時間又怎樣?出現得早不代表就要用。正如我們現在不寫「發見」。一致性其實和出現時間是同一個原因,故我不另行反駁了。


  「四、你是否認為任何科目都不應考試?」


不是,我沒有這樣提出過。


  「五、前文第九點不是針對改善大學的熱誠而說的,我是針對「一意孤行」、「癖好」、「漠視同學意見」、「專制」、「蠻橫」、「不公平」等詞而發。另外中大確有財經精、保險精、法律精的,十五分的通識和中國文明就是了,只是語精不夠一個學期罷。你認為通識是多元教學還是奪去同學自由呢?」


完全不同。中大的財經精、保險精、法律精並非必修,而語精卻是全民必修。如果財經精、保險精、法律精都列作必修,肯定全校同學群起反對。如果把語精列為通識科的其中一科,我完全沒有異議,甚至會贊成。阿東行文的意旨一直是反對全民必修,這是專制。


  「六、上面顯示的時間是用哪一時區呢?」


時間應該是格林威治時間,加八個小時就是香港時間,我也想列香港時間,只是無法設定。


  「七、你知道考試成績何時公佈嗎?」

不肯定。但應該不會是今個月的事。


  「八、祝聖誕快樂!」


也祝你新年快樂!歡迎你再次留言。

(原載東東網頁的思考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