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浪漫

滋姿

浪漫,未必是兩個人的。一人獨享的浪漫反而別有味道。

常去的健身中心有一列落地玻璃,向著尖沙嘴名店城,當然也看到維港對岸。落地玻璃前有很多跑步機和爬山機,馬路上的車輛就在面前駛過,築路工人像在腳下辛苦工作。累了、無聊了,可以跟巴士上層的乘客打個招呼,四目交投,告訴對方:「你真無聊。」

國慶夜,大家相約親友觀賞煙花,或者找其他節目,所以健身中心門可羅雀。跳完舞,更衣梳洗過後已經八時五十五分。中心當晚九時打烊,煙花八時五十五分開始,自然要好好利用這五分鐘。偌大的中心,燈都關掉,坐在跑步機上,煙花就好像在我跟前發放,只為我一個人而放,也只屬於我。

不好意思阻人家下班,所以只看了一會便離去。走到街上,都是人,一張張興奮的臉,抬頭望天,嘴巴張得老大,隨煙花發放的聲音高呼。抬頭一看,煙花就在上空閃耀。美麗稍縱即逝。多燦爛的煙花,壽命也不過數秒。如果時間能停下來,讓我一直置身於煙花當中,那有多好!就算是短短數分鐘也好。可是世上從來沒有永恆的物質美。藝術品會褪色。女人窮半生心血保養肌膚,兒孫滿地時還不是又皺又鬆?只有心靈的美才能超越時空,才是永恆的美。

站在街上再看一會,心想也該回去了。否則曲終人散,要當車廂堛漕F丁就不好。由於人潮管理措施,太空館那邊的地鐵站口全部只能出,不能進,要走到加拿芬道才有入口。幾分鐘路程,我擠身人群,煙花仍在背後發放,人群仍沈醉在那剎那的璀璨,突然有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自豪。也好像一代巨星,煙花是告別演出的謝幕,巨星在璀璨和歡呼中回歸平淡,光輝過,那管它是否永恆。

那一晚要算是我人生最浪漫的時刻之一。朋友說:「可是那時他不在你身邊,也算浪漫嗎?」我說:「浪漫,未必是兩個人的。那是獨處的浪漫。如果他在,我們可能顧著東拉西扯,根本沒空靜下來感受這些。」

2002-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