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法

Klaus

她把玩著地上的照片和殘花,呆呆的看著牆壁。
想把翻倒了的矮凳放好,但最終還是放棄了。
回過頭來,看見書架上的書本:《苦海孤雛》、《狂林戰曲》、《理智與感情》……安眠藥?
她站了起來,想伸手去把藥取來。到得書架前,卻幽幽的嘆了口氣。「不行的。」
她又坐了下來。一時間,她完全沒有主意。
放在身旁的是個電話。她緊緊的抱住了它,癡癡的看著玻璃窗外的花園。她口婸﹞F些甚麼。
「這樣做有甚麼用?」
她緩緩的回過頭來,但見一個穿著黑色斗蓬的男子站在通往二樓的階梯前。
她說:「我也不知道。」
那黑衣人說:「我不明白。做了又怎樣?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是嗎?我可沒有主意了。唉,太苦惱了。」
「苦惱?我可不認為這有甚麼值得苦惱……」
她冷笑一聲,道:「你又不是我,當然說得輕鬆。只是……」說到這時,她的一雙秀眉又垂了下來。
「我說啊,你不是沒有主意。只是你的主意也嫌太笨了。抱著電話有甚麼用?」
「如果不這樣做,你叫我應怎辦?」她紅著雙眼,嗚嗚的哭了起來。想了一想,忽然高聲怒道:「你是甚麼料子啦?不住的批評我,卻又沒替我想甚麼好法子……」
「我當然有好辦法。」
這句話嚇得她的眼淚躲在眼角,不敢流下。她張大雙眼,急問:「你有辦法?」
黑衣人微微一笑,指著地上的一個膠瓶。
她看了看那膠瓶,吃了一驚,立即搖頭說不。
黑衣人雙眉一皺。「不這樣做,這早晚會被發現的……」
她完全沒有理會,只不停地說:「我不會再碰它!我不會再碰它!」
黑衣人哼了一聲。「替你想了個好辦法。你不從,跟我也沒有甚麼關係。隨你的便吧。」說著轉身走上階梯。
她聽得黑衣人說「跟我也沒有甚麼關係」,忽然想到若依他的話去辦,今天的事也就告一段落,跟她毫不相干。撥電話嗎?此後自己可要辛苦一生。況且,只是碰它一碰而已,幾分鐘後,它便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何樂而不為?
她立即站了起來,抓住了那膠瓶,然後向黑衣人走去。「我依你的吧!」
黑衣人沒有停下來,搖頭道:「可憐蟲,太遲了。」
「不,我現在便去辦。」
「唉,門鈴響了,還不快去應門?」
「門鈴?」
這時,門鈴真的響了。她開了門,只見一名男子站在門前。
那男子道:「你是李太嗎?」
「是啊。」
「這媯o生甚麼事?」
「發生甚麼事?」
「嗯。你剛才不是報了警嗎?」
「報警?」這兩字在她的腦海閃過,她才清醒過來。她急急的走進客廳,但見地上凌亂不堪,電話嗚嗚作響。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之中,背上插著一柄菜刀。回頭一望,牆上掛著一幅畫。畫中人穿著黑色斗蓬,似笑非笑的看?她。再看看自己,白裙上濺了片片緋紅,手中握著一個膠瓶。瓶上寫著「氫氧化鈉——腐蝕性.危險」。
站在門前的警察一臉狐疑。「太太,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她看?那警察,哈哈地?笑說:「哈哈,我殺了人。我把我的丈夫殺死了。哈哈……」

20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