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被傳教者記錄

惡德神父伊奧尼

以下內容,
含社會實況,
可能引起某些火熱弟兄不安,
敬請留意。

++++++++++++++++++++++++++++

以下是Peter仔(假名)對惡德神父講述他以往被某宗教的信徒傳教的經過﹕



惡德神父呀,你知不知道那是多麼的可怕。那一天我又在大學的路上被一些不明來歷的人來向我推銷宗教了。什麼?對對對,那是傳教才對。又有一些不明來歷的人在大學的範圍內向我傳教了。

你問我那些是什麼人?不,不是韓國人,放心,絕不是那些邪教怪人,是一些大學生。

他們滿奇怪的,硬要擠出笑容,聲線輕快地跟我說話。他們不覺得累的嗎?

還是說回他們吧!帶著奇怪的笑容問候完我後,他們兩人當中有一人遞出了一本橙色的小冊子,問我有沒有看過這小冊子。看過又怎樣?

天!他們自顧自的翻開小冊子來跟我讀,說很想跟我分享那一本小冊子。

首先說什麼這個世界有很多物理的原則去管理著,又說這個世界是怎樣的由一些屬靈的原則的管理著人和神的關係。

利害!他們是憑什麼說這些的?而且,就算是有屬靈的原則,也不是只有物理的原則啊!社會的原則呢?道德的原則呢?好像說成這個世界只有那些屬靈的原則(如果有的話)和物理的原則去管理一般。

還是繼續吧!那兩個人讀呀讀的,首先說「神愛你,並且為你的生命有一奇妙的計劃」。其實在這第一頁的東西已令人不明白。雖然,我在很多方面都聽說過基督教的神靈大概是什麼﹕創造世界呀,用天火毀了兩座城呀,叫一個人去帶一大群人離開埃及呀,擊殺了一些人呀,叫自己的兒子去代全世界的人死呀之類之類的。的確,這個神應該是十分利害的,但究竟這個神叫什麼名字呢?祂是管理些什麼的呢?完全沒有頭緒!還有,究竟他們來叫我信的是上帝還是耶穌?要信的是神還是神的兒子?

還有,豐盛的生命是什麼呢?我不覺得眼前的兩個基督徒比我有什麼更豐盛的生命,只是做笑容的功夫十分在行罷了。當然,對於所謂如何「令生命變得豐盛」這個問題,還是有聽下去的一點價值的。不過,他倆說的神如何為人預備了什麼「豐盛的生命」呢?他們引的經文
,只是說「……得的更豐盛」,卻是沒有告訴我,「得的更豐盛」是令你的生命的「豐盛值」提高至什麼程度?會不會只是杯水車薪?

寫這小冊子的傢伙還是有點腦的。在第二頁就寫了一句「為什麼大多數人沒有經驗過這種豐盛的生命呢?」。好,就看看你們有什麼話好說。

原來是因為「人因有罪而與神隔絕,所以不能知道並經驗神的愛和神為他生命的計劃」!?天!人有罪就不能看到神的計劃,究竟是我的問題還是神的問題?而且,最大的問題是,甚麼是罪呢?那些人又在小冊子一指說「因各人頑固任性,偏行己路,背向真神,以致與神隔
絕。這種向神任性的態度,使人對神漠不關心或公開反對,就是聖經所說的罪。」

喂喂喂,那到底什麼才是罪?你的神不知在什麼地方,我又如何知道有什麼得罪祂了!根本,神又不是住在香港,又不是我們文化的一部份。一個香港人不信耶穌不去教堂根本不是什麼「頑固任性,偏行己路,背向真神」或是什麼「對神漠不關心或公開反對」,因為神不在,神又不在我們的文化和生活中,在的話祂又不讓我們去看到,那麼我們不知有神的存在時,又怎樣有能力去「漠視」、「反對祂」?就算我們「背向真神」,是因為人不知這個叫「神」的靈體的存在,而不是故意地去反那個靈體的。如果這個神要向我們這種「無知」的帳,是應該向我們這些從未聽過祂或不了解祂的人算呢?還是應該向祂那一群傳教不力,令世上仍有不少的人未聽過基督教的神靈,令人看不到這個神的可信之處(如果有的話)的信徒去算呢?

對於這種高傲,或者是找碴的傳教人士,本著一個「正常人」的身份是應該利用鐵拳的制裁去對付這種大放厥言的傢伙,把他們轟上月球。不過,惡德神父呀,我在漫長的人生中學會了不以暴力為我行事的第一手段的,所以呢我還是容忍下去,看看這兩個傢伙有什麼話好說


我禮貌地向那兩名教徒提出我對這個「罪」的定義的反對意見。但是那兩個傳教的卻說﹕「你的問題很好,但讓我們先看完這小冊子再討論好嗎?」喂,這算是想塞著我的口嗎?我這問題好不好倒不由你來說,但……那兩人的重點還是「讓我們先看完這小冊子再討論」吧?

唉,在萬分不情願的心情之下跟著他們看到下一頁。那一頁首先大概是說,「…罪的工價乃是死」,但這小冊子又不明不白的說這「死」不是肉體上的死亡,而是靈性與他們的神隔絕。喂,你出生的時候都還未認識你的神,那不如不叫「出生」了,叫「入死」吧?當然,當
我說出我的意見,那兩名信徒又是用那一句﹕「你的問題很好,但讓我們先看完這小冊子再討論好嗎?」唉,算了,我還是不再出口了。

那兩個人又說,什麼「聖潔的神與有罪的人中間,有如深淵隔絕……」,之後又說「人不斷地用自己的方法,就如善行、道德、宗教、哲學等,來尋求神和豐盛的生命,但是總得不著。」你不覺得這兩人,或是寫這小冊子的人很是武斷嗎?

第一,是不是每一個人都在尋求所謂的「聖潔的神」和「豐盛的生命」。例如佛教徒,真正的佛教是無神論的,而且他們也不是追求什麼「豐富的生命」——甚至,他們是追求「無」,或者是印度教所謂「寂滅」的境界。另外,也有著不少的人是根本不會認為生命是存在著任何的意義的,更何況是什麼的「豐盛生命」呢?

第二,也許那些基督徒依著基督教的教義來去行,就能得到他們所謂的「豐盛的生命」,但為什麼這些傳教的人,甚至是寫那本小冊子的人,都好像未曾了解世界上其他的宗教、哲學以及思想,就去否定人家的想法及目標呢?比如說,涅槃和上天堂比起,哪一個是較好的呢
?他們不肯面對這些事,沒有研究過其他的哲學和宗教,或者根本從來沒有想過這一些比較的問題,卻就此武斷地否定了其他宗教思想及哲學所追求的終極目標和理想,這麼不是很有問題嗎?

總之,不是人人都在追求所謂「豐盛的生命」的,至少,不會一定是那個傳教的人心目中的一套。而所謂「聖潔的神」,既然這靈體又不肯顯現於人前,那麼那些不是你們的信徒而追尋你們所謂「聖潔的神」的人又會有多少個?

說呀說的,到了他們所謂的第三個原則。在小冊子上說,「耶穌基督是神為人的罪所預備的唯一救法。藉著祂你可以知道並經驗神的愛和神為你生命的計劃。」在說這一句的時候,他們兩人還特地加重了「唯一」這兩個在小冊子中得地印得粗黑一點的字。

我十分理解他們為什麼會在讀那兩個字時的語氣會大大的加重了。畢竟,我深知每一個宗教集團無論是如何的開通開明,一個宗教始終是有著其「排他性」以及「唯我獨尊性」。所以,這本小冊子這樣地突出「唯一」這兩個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當然,「了解」、「意料
中事」和「同意」是絕對不同的。

每逢見到有人強調自己的「唯一性」,我們的第一個反應是「懷疑」,這是十分正常的。在小冊子中,他們的「唯一性」只有一點,就是採自他們典籍中的一句﹕「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神)那裡去。』」說真的,他們雖然口口聲聲說他們的聖經是他們的神的話語,卻是沒有任何的證明﹕至少,到底是人寫下來的,隨著歲月的流逝,總可能會有失真的地方吧?就算真的如他們所說是神的啟示,在聖經的作者(或抄錄者)寫下經文的同時,究竟用人的智慧能否準確及忠實地把神示寫在經卷上呢?這些都是我所懷疑的。

而且,就算在那些典藉中寫的是神的說話也好,只要我不去信這個宗教,這些典籍對我而言都是完全沒有權威及說服力可言的。所以,在一個不信者面前引用他不信的宗教典籍是毫無效用的。就正如我如果在他倆面前引用可蘭經說阿拉才是真神,你認為那兩個基督徒會信我
的話嗎?當然不會!因為就算可蘭經是阿拉和他的先知穆罕默德並共同製作,是如何驚天地泣鬼神的著作也好,基督徒都是不會信可蘭經的。為什麼?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阿拉是個神而穆罕默德是個先知!依著這個原因,由於我不信基督教的神,那麼聖經對我來說是毫無說服力的。那麼,根據聖經而引伸出來「耶穌基督是神為人的罪所預備的唯一方法」根本就沒有任何力量去令我等不信者去信服這段文字。

當然,我沒有發作,因為我是一個堅忍的人,而且我知道即使我提出反對,他們又是會用「你的問題很好,但讓我們先看完這小冊子再討論好嗎?」這一句廢話去化解我的攻勢的。

到了一下頁,有一幅圖,上面有著一個叫「耶穌」的十字架把神和人兩邊勢力連起來了。旁邊有文字說著﹕「神差他的兒子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成為神與人中間的橋樑,溝通了兩者之間的深淵。」老實說,我雖然認同這可能是一種神對人的愛,但是我亦認識一些人對這種行為非常反感的。例如,我的一位朋友反對基督教的原因,就是他不能容忍有一個神會製造了可能去令人「墮落」(不論是直接或是非直接,有意或無意),又讓自己唯一的兒子去為人死這一系列「殘暴」的行為。說真的,我不反對,不代表我所認識的非教徒不會去反對。

無驚無險的到了第四個原則,小冊子上說﹕「我們必須親自接受耶穌基督作救主和生命的主,這樣我們才能知道並經過神的愛和神為我們生命的計劃。」之後又是一大堆經文,說接受耶穌為主有什麼好、有什麼著數的,又說什麼這是神賜的福份……之類之類的。

喂!老兄!這是多麼的強人所難啊!我和你們基督教的神這個靈體接觸了不到十分鐘,連那靈體是高矮肥瘦,是什麼國籍,實際上除了(可能是)創造了我和為全世界的人死了之外都全不清楚,那就要把我的靈魂賣了給別人了嗎!你試過有人上門推銷一會你便會立即買的嗎


兒戲!絕不可能!

那兩個人鍥而不捨的向我推銷奉耶穌為主的好處。在小冊子的下一頁,又印了兩個奇怪的圓圈。左邊的一個有一個「我」字坐在圈內的椅子上,十字架在圈外,而圓圈內裡又有一些不規則分佈的點,旁邊說﹕「自我管理的生命,自我在生命的寶座上,基督在生命以外,人生
的各項活動在自我管理之下,時常產生各種的混亂和不安。」另外一個所謂的「基督管理的生命」,則是「基督在生命的寶座上,自我退下寶座,人生的和項活動在基督的管理下,結果就合乎神的計劃。」

我又面對先前數個原則的問題了。我一直都說,那兩個向我傳教的人,一味的說按照基督教的教義去過活是如何的好(其實只是合乎他們所信的神靈的意思),並且一直的貶低以及否定其他宗教的可信性和可行性,又一方高舉著自方的可信性及唯一性,但他們的根據,也只
有他們的一套自家人寫的經書作為理據,而大大的缺乏了其他資料的支持,也是缺少了對那神明曾存在於世上的歷史根據。來來去去的都是自說自話,這種態度就像那間叫易什麼時的傅銷公司,有自己講不許別人講的。

你看不到,左面的圓圈,也是有著它的美態嗎?另外,誰說只有像右邊的圓圈的排列方式才是有規律?不是有其他的排列方式嗎?可以是星形、梅花形,圓形……之類之類的。為什麼我的生命排列方式就一定要用來奉承那些人的神靈!要用這神靈的方式所喜歡的方式去排列
我的生命!

而且,右邊的圓圈是一個真的能達到的目標嗎?還是只是一種窮一生之力也不能達到的目標,叫人浪費一生的精力?

對了,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兩個人叫我奉耶穌為生命的主,但又說耶穌是神的兒子,而又有一個「神」(可能)創造了我並(可能)為我的生命準備了一個(可能是)奇妙的計劃。到底,他們兩人(以及寫這本小冊子的好傢伙)是要我奉哪一個神靈為生命的主呢?

對著這些理據欠奉的人,嘿嘿,我又豈會把我的靈魂輕易的奉上?我明言拒絕了他們,因為憑這小冊子根本不能說服我去相信他們的神靈是可信的,但他們卻是有著蟑螂般的生命力死纏爛打地繼續勸我把我的生命和靈魂雙手奉上(給不知是哪一個神靈?神?耶穌?)。他們
繼續胡扯說,不要依靠感覺,因為「信仰的根據是聖經可靠的應許」。小冊子中還有一個以一列火車作比喻的圖,說「事實」是火車頭,「信心」和「感覺」是車卡﹕車頭不論有沒有車卡都可以開動,但用車卡來拉火車頭是不行的。但天呀,這根不本不是「感覺」的問題,我就是說你們的理據根本不能告訴我這裡有一個火車頭在存在來讓我勾上呀!這又如何叫我付出信心去歸順呢?

對,就算之後那兩個人如何硬銷奉他們的神靈為生命的主有什麼好處好都好,我也是拒絕了。因為,他們和那本小冊子,根本就不能充分的證明有一個值得我奉上靈魂的神靈去讓我去跟從。無法有什麼好處也是沒用的,因為那些好處都是建基於那一個可能並不能存在的神明


由於時間不足的關係,我在不太良好的氣氛中離開了。對,為了和你吃飯嘛,不然我還要與他們再較量!不過,走的時候,那兩個人還把那小冊子給了我。唉,真是死纏爛打。嘿!臨走的時候,他倆好像不記得和我曾想和他們討論先前我提出的疑問呢。

對了,惡德神父,你約我來吃飯是為了什麼?喂,為什麼像面有難色的,有東西給我看就拿出來讓小弟看看吧。唏!拿來嘛。

什麼!?

又是這一本《你聽過四個屬靈的原則嗎?》!

朋友,我今天實在被人煩夠了,不要做一些影響消化的行為,好不好



+++++++++++++++++++++++++++++++

說在後面﹕

Peter仔這個人可以說是存在,也可以是不存在。

他不存在,因為世界上真的沒有這個和我講了這一番話的人;但另一方面創造他的材料,就是眾多的非信徒。他說的話,不少是我在我的非信徒朋友處聽來的。我可以說,這個創造出來的角色,代表了我所認識的非基督徒的聲音,和對我們的傳教者以及基督教信仰的觀感。

我所認識的學園傳道會的弟兄姊妹們,常以「你聽過四個屬靈的原則嗎?」的小冊子向遇上的非信徒傳講福音。成功和失敗的例子也是有目共睹的。弟兄們往往耽於採摘那技上成功的甜美之果,卻忘了暗處失敗的酸苦之實。我不是說因為有苦果而要把整棵果樹砍去,但至少不是要叫大家因為這樹長了幾顆好果子就沾沾自喜,而是叫大家好好的想一想如何改良這樹的生長方式,叫這棵樹在好好生長之餘,好果子增多而叫苦果子減少。

我們不要因樹長了一點苦果子就急著把它砍掉,也不要為了一丁點的好果子而沾沾自喜,而是要努力令自己的果樹,去成為那在理想中的果樹,結又多又好的果子。

++++++++++++++++++++++++++++++++

再說在後面﹕

好了,這是真的後記。剛才的後記是在寫文中途寫的,其實是為了向人申明自己的立場,以及行文的應該的方向。

說真的,這次的文寫得有點失控了,因為不知道這文是為了不信者寫,為自己寫還是為了什麼寫的了。今次寫得真累,用了足足個多星期在寫吧?用不信者的角度去看回自已的信仰,真的累得很。下一次的文,應會用回弟兄的角度,去看學園傳道會傳教手法及運作的問題。

一直很多謝慶生兄提出的意見。沒有這位好弟兄提點,我寫的文是隨時會過火位的。

老實說,有一些弟兄明明是自己傳福音傳得有問題,又說別人的心「剛硬」或是什麼「撒旦的敵擋」,太不公平了吧?

要記著,成事在天,敗事在人!

惡德神父 八神庵
2003年6月22日凌晨3時

+++++++++++++++++++++++++++++++++++++
+++++++++++++++++++++++++++++++++++++

[這個貼子最後由慶生在 2003/06/22 07:20pm 第 1 次編輯]

一直都很佩服八神兄的勇氣:身為基督徒,卻敢於冒著成為被批評的眾矢之的的危險,直截了當地指出一些我們在實踐信仰時忽略了的盲點,也毫不留情地抨擊一些被基督徒視為理所當然,卻容易使非基督徒誤解我們的信仰的行為、想法和言辭。

這篇文章就是一個好例子。

八神兄在撰寫的時候,曾向我說過擔心這篇文章會變成一篇「反基」的文章,相信這也不是他希望見到的。我說不用擔心,弟兄姊妹若是肯深入思考,而不是單被一些表面的字句蒙住了心眼的話,是可以理解這篇文章背後的深意的。

好了,說說我自己的意見。

我跟八神兄一樣,都曾熱心地參與過學園傳道會在大學堛熄М眴筐々u,接受栽培,也參加過大大小小的學園傳道會聚會和營會。老實說,我實在很欣賞參與其中的同學以至學園傳道會一眾全時間同工為主作工的心志,也一直在默默祝福這個事工能夠得到果效,但在參與的
過程中,我越來越覺得這樣的佈道方式似乎不太奏效。當然,我相信上帝欣賞每一個人在當中付出的努力,也會賜福給每一個勉力遵行祂那「使萬民作我的門徒」的旨意的人,但若事工不能帶來預期中的果效,是很可惜的事。

八神兄指出了好一些問題,其實不只是傳「四律」時會碰到,而是任何福音工作都會遇到的,「以經證經」的問題是其中之一。若我引用《金剛經.善現啟請分第二》釋迦牟尼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然後跟你說「我們應當發無上正等正覺心,以靜坐的方式降伏心思妄念,展現般若禪定的境象」的話,你必會說「我怎麼知道這是真理?你相信這個信念(慶生從來不覺得原始的佛教是一個宗教)當然會這樣說;這是你們的經典,當然支持你的說法。」

但為甚麼我們引用《約翰福音》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的時候,我們就非要別人相信不可呢?如果有人聽了而不相信,我們就會說這是撒但的作為,這是因為人的心硬(就像不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法老一樣
),而從不去想想是不是我們傳遞福音的方式出了問題,這不是陷魔鬼於不義嗎?撒但固然氣憤,但又必竊笑說:「我從未出手,這些愚蠢的人就自己將耶和華的計劃搞砸了!」

現在我們普遍的傳福音方式,都走向了「即食」、「注重效率」,著重有多少人在今天的街頭佈道、上門探訪中決志信主,只要他們點頭說「接受耶穌」,我們即歡喜若狂,回來訴說有多少人成了主耶穌的見證。豈不知我們很容易變成那奉差遣出去的七十人一樣,向耶穌說
「主啊,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們。」然而耶穌卻說:「不要因鬼服了你們就歡喜,要因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加福音10章17-20節)那就是說,我們著重的是人是不是得著了這個救恩,而不是有多少人向你點頭向你說「我接受耶穌」。

(這可能很難理解,不是說「因信稱義」的嗎?人既信了耶穌,又怎會得不著這個救恩呢?我要說的是,如此「即食」、「推銷式」的佈道方式,換來人們的點頭,但有多少人真能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清楚自己聽到而相信的是甚麼呢?有些人可能是敷衍了事,為求盡快脫身
而匆匆「決志」;有些人縱然在那一刻真心相信了,但卻不能被有效的跟進而進深認識信仰,生命冊中雖然載有他的名字(我不能否定上帝會因他一時的相信而永遠接納他),但這個人日後的生活卻仍儼然於救恩門外。更多的人會因為我們這樣的佈道方式而加深對基督教的
成見,更不會相信,就像八神兄文中的Peter仔一樣。)

先說到這堙A我還有未說的話,待更多人回應後才一併post出來。

++++++++++++++++++++++++++++++++++++++++++++++++++++

[這個貼子最後由慶生在 2003/06/23 11:39pm 第 1 次編輯]

八神兄在撰寫這篇文章期間,曾跟我在ICQ上討論過一些,就將這些討論POST出來:

生:其實仲有一個問題 第二原則說「人因有罪而與神隔絕,所以不能知道並經驗神的愛和神為他生命的計劃」咁你班基督徒又憑乜野睇到呢個計劃來話我聽的啦?

八:Model Answer:
因為我的罪已被赦免了!哈哈哈哈哈!

生:當然唔係
真相是如果人無罪,根本唔需要呢個計劃
人唔知呢個計劃唔係因為人有罪,係因為人未接觸到上帝的啟示
罪得赦罪是隨著啟示而來的,唔係罪得赦免所以睇到啟示

八:好

生:呢個係好基本的教義問題,但我唔明點解四律會咁寫囉

生:講清楚D先
神既愛就不論人有冇罪都要架啦
但神既計劃……聽住啦
佢首先話神既計劃=約10:10
但如果人無罪,神子根本不用來這世上,因為人已經得著那豐盛的生命人有罪係事實,所以神要有呢個救世計劃。
但人唔知道神的計劃,唔係因為人有罪;如果人有罪,而佢地又因為咁樣而唔知神點樣救佢地的話,咁呢個就係神既問題,因為神冇因應人類的認知能力來讓人知道佢既計劃。
人唔知呢個計劃,係因為人未知道神的啟示。耶穌來世上就是神的自我啟示。但有些人是不知道不明白的。

八:但第一原則的計劃根本沒有說是什麼計劃啊……

生:有呀,佢既計劃就係「要人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盛」嘛!

八:....
呢個描述又是令非信徒的頭大起來

生:因為其實背後有好多hidden(或者未講)的principle嘛
例如因為人有罪所以需要拯救……

八:而四律……
唉……

生:我覺得,四律的確係將福音濃縮了,但如果真係要明白的話,就只有教內人先會睇得明囉

八:唉唉唉,
即是傳四律有時是自說自話,
太多術語了

生:都話咯,中國人的文化堶惜禫吨F那種對基督教(或上帝)的「先天認同」(我創的「術語」)

八:是因為translate和合本時特意地譯得太怪了吧

生:唔關事,係文化問題
對西方社會來說,「有上帝、基督」的觀念係融入佢地的文化架啦(當然信唔信、真唔真誠又係另一回事)
但中國人嘛,「識你老鼠咩?!」(這句俗了點,不好意思,這是照錄ICQ history的) (慶生這段的意思是,我們跟西方人傳道,說「God loves you」,他們會較容易理解;但對中國人說「神愛你」,往往會被反問:「甚麼神?觀音?黃大仙?關帝?定係邊個呀?」)

2003-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