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務自由(四):越槓杆風險越低

 

2017-06-01

做了花旗銀行的客戶兩年,因近日有感財政狀況不算理想,我親自聯絡客戶經理求教。經理L立即與其上司C在荃灣分行與我會面。

我們交流了一些理財的觀念。他們說基於我的「全攻型」投資策略,我的現金結餘極低,而且每月的現金流入亦微弱(他們說基本上是沒有)。而我還要付家用,即是有人要倚靠我。假如我有甚麼病痛(真是一語成籤),那他們怎麼辦呢?

我回應說,因為我知道今個世代要累積足夠的退休積蓄極其困難,所以只好把全數資金投入高息股,儘量提高複息效應。縱然人有旦夕禍福,但我一向不希望買保險,那會為我造成每月的「負現金流」,更難收支平衡,以及長遠因佣金蠶蝕,更難達到財務自由,是我所極力迴避的。

花旗於是繼兩年前開戶之後,再度勸說我做槓杆。花旗一般給予我這個級別(Citigold)的客戶做兩倍槓杆,即是你有100萬元資產,便可借入額外200萬元。借錢當然要付息,而剛好現在有優惠,息口為H+0.8%(往常為H+1.4%,現行的H=0.35%)。

當你以1.15%的利率借入資金,便可買入高息債券基金。該些基金持有上百種債券,例如息率10%的巴西國債,或8.25%的琱j地產債券等,扣除基金的管理費(1-1.5%),一般來說仍能給客戶定期派發7%的利息收入。部分混合型基金還同時撥出1/3資金投資股市,主要投資Alphabet, Amazon, Apple等天之驕子,確保不論股市還是債市造好,均仍能為客戶帶來一定回報。

假設我借入100萬元,以7%收入減去1.15%的開支,每年我便可以套利約六萬元,自製5000元的被動收入。而假如我這六萬元並沒有花去,而是再投入高息股,便能享有更高的複息效應,那才比別人較有能力達到晚年所需的積蓄。

不過客戶經理主要還是從安全網的角度考慮。一旦我有事故,我的銀行結餘仍是每月增長,家人只要有提款卡,至少無憂衣食。我不禁問了一句:原來借錢和槓杆,反而能夠降低人生的風險,他們莞爾一笑。

凡事有利有弊,加上這層安全網,也並非毫無隱憂。首先,借錢息口是預期向上的,所以能套取的利差會越來越少。但只要借入的息口不高於債券所派發的息率,那仍然會有正回報。第二,有人擔心債券價格亦會下跌,但只要債券沒有違約,到期日仍是能收回本金,故可坐視不理,但可能要迴避「永續債券」。第三,上百種債券連環違約,巴西和琱j等相繼都還不起錢,這個風險是有的,看你是否願意承擔,但一般而言債券的風險已遠比股票為小,如果有人一邊去買琱j股票,一邊說擔心琱j債券風險過高,那是很荒謬的。而假如只是個別企業破產,因每款債券只佔基金約1%的資產比例,那仍是能夠承受的損失。第四,基金發行商倒閉,為此我買了四項基金產品來分散風險,分別是「安聯收益及增長基金」、「聯博環球高收益基金」、「惠理大中華高收益債券」和「霸菱成熟及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

但說到風險,總的來說應遠比買樓的按揭為小。首先,即使是樓市大好友,也得承認物業下跌的風險當然遠高於債券;第二,物業是單一的,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裡,不像一籃子債券般能分散地域和行業風險;第三,我所借的息率已遠比按揭為低(目前按揭息率為H+1.4%);第四,槓杆倍數是個人的選擇,我最後比較保守地做了0.4倍槓杆,而非銀行建議的兩倍,債券價格要下跌50%以上,我才有需要「補倉」。相比之下,按揭一般都會做1-1.5倍槓杆。如果我要擔心債券的風險,其實我也很難去置業……

不過,即使你有興趣,首先還要跨越一個門檻,就是要成為Citigold級別客戶,那需要150萬港元總資產(其他銀行則更要資產達到100萬美元的私人銀行客戶,才享有這類服務)。你問這150萬怎樣來,那真是時也命也。首先,我在大學期間已開始投資股票,我的第一桶金是從股市找來的。第二,一旦你踏上置業階梯,你就會不斷有新的資本。此話何解?例如你買了200萬元的物業,六成按揭,所借為120萬元。兩年後它隨通脹微升到220萬元,你再重新做六成按揭,你已可多借8萬元,有多8萬元進行投資。當然大家都知道這幾年物業並不只按通脹升值啊。更不用說兩年來你沒有交租,改用來供樓的十多萬元,也是可以加按借出的──你做了你自己的父幹。

其實債券套利以至物業按揭,都是以「負利息」來生財的概念,那是九十年代利率高漲的年代所不適用的。近十年來,多少香港人以1%的利率做了按揭,然後坐享物業起碼5%的通脹升值,累積了巨富。買債券基金,則同樣以1%的利率借貸,坐享債券7%以上的派息。由於現金貶值的速度遠不止1%,銀行基本上是送你利差,你的回報只要不輸通脹(領展加租、九巴加價通常不低於通脹吧?更不要說騰訊或亞馬遜的股價),已是多借多賺。銀行樂於只賺1%,因為它的資金成本是零,目前的存款利率是零啊,而銀行「水浸」,香港總存款額高達12萬億港元,正愁沒有人肯去借。

我不肯定時勢的發展,但以這個年代來說,先上車,然後以物業升值的部分進行加按,以獲取資金買入債券生息,是你在這苦短人生中,能夠達成置業與未來退休的一石二鳥法門。只是現時置業的門檻確高,然後我想起早前我有點看不起別人買了洪水橋的尚築,我親自踩單車去看過,那實在偏遠到極點,起居甚不理想。但現在回想,那些蚊型的200萬元偏遠新盤,有可能是新世代尋求人生保障的唯一出路──我不建議你買,那是風險殊高,只是有感而發罷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