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後要放慢生活

 

2017-05-30

出院一星期了,經過多方診斷及逐步調息,精神和體力有所好轉,雖然未復正常。我亦開始能夠自己走路,今天還坐51號到大帽山道牛刀小試,只是比較快會累,最終仍漫步了6公里,左搖右擺的情況亦大有好轉。

唯聽覺則毫無改善。耳鼻喉專科俱認為是耳神經突然受到病毒感染,除了用類固醇,就是沒有辦法,紛表能治的機會跡近於零。

這一場大病,帶給我很大的轉變。在醫院裡,看著天花板不斷向右旋轉,我甚麼都不能做。但很奇怪地,我的內心好像很久沒有這樣安舒。我似乎終於可以停下來,好好休息一下了。不然我總仍在爭紛奪秒,不是做某份工作,就是思考某件事,又或閱讀某頁書。我好像已遺忘了休息的感覺,而身體這次終於告訴我,這樣緊繃的生活是不可持續的。

即使現在出院了,我也學會放慢腳步,走每一步路比以前慢了,工作也比以前放慢了,閱讀一會就要休息了,臉書看不完就只看一會好了。雖犧牲了效率,但卻能令自己變得舒服一點。

我也變得較為貼地,我明白到香港的生活迫人,大家追求一些不健康、不環保的嗜好如看通宵球賽、吃垃圾食物、駕駛等也是無可厚非,否則可能根本無法面對世界的壓力。這也許是社會的反常,也許是個人的反常,又還是以反常治反常,我不知道。

我自己也要調整。估計未來我會減少自己的工作。雖然我擁有接近全港最優美的居住環境,但搬了兩年都沒有多少閒暇去好好體會。工作分為有金錢報酬和沒金錢報酬的,沒報酬的一類,很多時候只是源於自己的不忍心,但似乎我也要學會忍心一點,明白自己的力量也有限度,不能關顧太多事情,有時可能真的只有指望其他更有能力的人幫一把。有報酬的,我也可以稍為減少,雖然生計會受影響,但最近我在花旗以H+0.8%借了點錢(H=0.35%),買入高息債券基金(例如琱j地產8.25%的債券,上百種這類債券集合而成的基金),從中套取利差,每月但願可以套利4000元,讓我能在工作量上作出一點取捨,有機會我會再詳細介紹它的運作。

我預測的將來,是我們這一代因為生活成本高漲,身無多少積蓄,老來無依的日子。更慘的是,到時原來社會不需要紙皮,你連拾紙皮的機會也沒有。屆時如果有安樂死,恐怕好多人會say yes!(裡面好多道德議題值得討論,但我總是寫不完)是以刻下實在沒有比教更多人尋求財務自由更慈悲的事,故有機會我還是會再跟我們可憐的同輩,分享這方面的心得。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