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之旅第七天

2008-06-18

Stephen昨晚提議今早看日出,阿輝則說不看了,叫我們不要吵醒他。

日本

我和Stephen在4.55am就上車了

日本

酒店外就是田貫湖,本來也是可見富士山的,但今天天氣實在太差了,就連湖也看不見!日出也當然看不到了。

返回酒店後,我看法國對意大利的歐國盃比賽,那時尚有二十分完場,意大利領先二比零,最後順利殺入八強。

小睡一會,去吃自助早餐:

日本

日本

橙和牛蒡沙律我都取了兩次,以前Taste有牛蒡沙律,小小的100g也售$12!(註:有些人以為牛蒡是牛的內臟,要聲明它是一種植物。)

日本

臨別了,我們的10號屋

我們經中央自動車道返回東京,即是高速公路。高速公路動輒數百公里長,司機有時要休息,所以中途又設有一些Service Area,我們在談合坂Service Area享受一下。

日本

日本

戰國大名武田信玄仍為人紀念

離開談合坂,我們先在新宿接過見晴——她和我們一起乘飛機返港數天;然後再到成田機場。

日本

在車上見東京鐵塔,然後又是台場等等,全程三遇台場。

失策的是,我們沒有在新宿小便……結果到達成田時,我們已四小時沒上廁,都十分急。也可以說是是次旅程的高潮!

日本

成田機場,這個meeting point位置適中,遠遠都能看到

在成田機場,我們和Stephen分別,因為他乘國泰,和我們三人乘的西北,分屬不同的客運大樓。他的兩箱「西瓜」亦交由我們check in,由西瓜航空……不,西北航空代運。

阿輝過關時被截住,他的袋不能過關,原來機器驗出他袋裡有C.C. Lemon,超過100毫升,不能帶上飛機,要丟下了。

通過檢查後,我們在機場吃午餐,那時已是下午四時,大家都十分肚餓呢。飯後,阿輝在機場大掃手信,錢不夠付,要跟見晴借錢!

其實我也覺得日本的零食吸引,但卻不肯多買。我嫌砂糖成分偏高。現在我要吃Three Sixty那些有機零食,較健康。人家用有機蔗汁,不用砂糖。其實不只健康,味道也要勝一籌。

上機了。行程本來已告結束。飛機離開成田機場,窗外也只剩片片浮雲。我可以做的包括看我帶來的吳淡如《那些EMBA教我的事》或睡覺。我想我兩樣都有做。

可是,我突然望向窗外,不得了……

日本

我們在富士看不著,但在機上卻找著了……不過,機上能捕捉這一瞥的人,相信並不多!而且一定要坐右邊才看到。

到達香港。Stephen的班機比我們的晚少許抵達,但他坐商務艙,故出閘時間和我們相若。

兩箱西瓜在行李輸送帶上特別顯眼,見晴先看到第一箱,興奮地叫起來,不一會,另一箱也出現了,我們也可物歸原主了。

日本

* * *

在日本我沒買甚麼特別的東西,只是在「海螢火蟲」買來了這個可愛的攬枕:

日本

見晴攝

若論戰利品,Gigi就真是滿載而歸。其實我和Gigi在四月初去分流行山時,曾想過在日本時一起遊覽,但畢竟我們的需求不同,只有吃飯的需求相同,所以最後只是一起用膳,哈。

我這七天共消費了6500港元(連酒店),機票連雜費則是4000元,也算很不錯吧,謝謝Stephen的恰當安排,加上宴請兩餐,為我們省卻不少。

* * *

跟Stephen在日本走了七天,如同上了一課日本文化速成班,獲益甚多。此外,在人生智慧也有所得著。實要致謝。

我覺得我們這代的不濟,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在於沒有從長輩吸收經驗和智慧,以致無法接班,出現斷層。但那不是長久之道,我們總有一天要接班的。我希望在未來能多運用像冼教授談到的「吸星大法」,多向長輩吸取知識。

除了向長輩學習,今次我也向日本人學習了——希望這成為我內心的一顆燭苗,帶領我他日做事更為精細。我期待未來。

返回第一天

回應

返回生活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