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日記

2006-11-30

中午跑步。幫羊狼二世做了一篇說明書的英譯中校對。做了一期《中文部落》。趕11月尾班車,寫兩篇思考日記……實在不想一個月只交了一篇文章,還要是講股票的。商務印書館送來了EMBA書八《CEO營銷智慧》一書的排版,今天看了梁振英一章,雖已重看多次,仍覺擲地有聲。

Ruby Tuesday今日完,但這期間我還是沒吃到很想吃的芝士薯條,真覺飲恨!於是今日又找見晴去沙田店吃了。

我現在幾乎每周都看意大利甲組足球聯賽精華,這一小時節目是很好的輕鬆時刻。今周托迪又入了兩球,其中一球更被選為金球之首,真是好好波。好波的程度是連對手(森多利亞)的球迷在入球後也忍不住鼓掌。可想而知。

最近讀到的一些精警句子:

李姓長者患有愛滋病,受家人歧視,對社工黃女士表示這個憂慮:

Ms Wong said Mr Lee had asked if she would attend his funeral as he was afraid that none of his family members would turn up.(南華早報)

俄羅斯的經濟與民主發展不成比例:

There may no longer be shortages of groceries and long lines at every street corner, but Russia today is still a place where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 are in short supply.(Time)

* * *

灣仔的影藝戲院結業,它和新鴻基的租約談不攏。不過我也不會怪新鴻基沒有社會責任之類,始終一家企業有自由選擇支持哪些社會事業。

我還記得很久以前曾經和Becky、Ellen等在這家戲院看《我的父親母親》,應該是全港大部分戲院都落畫了,所以要來這裡看。這套電影,真的很好看。

* * *

十一月結束了,上半月難過得很,抑鬱嚴重。下半月追回不少。由於上半月不事生產,下半月其實我也出了很多力去盡力追,與此同時又多了去看中醫,其實算是頗繁忙,也頗盡力了。由於今個月交了很多稅,我為免今月的收支情況特別難看,也有意補回多些工作來提升收入。

2006-11-29

看完Tiki Kustenmacher, Lothar J. Seiwert著的《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這本書非常有用,我學到了很多生活上的秘訣,畢生受用。光是第一章How to Simplify Your Things,怎樣處理家中亂七八糟的物件,就很有啟發性。

書本以九型人格作終結,那倒是我的意料之外。據說,當你知道你的個性後,那你設的人生目標或日常所處的事便儘量配合你的個性,這自然會最舒適最少矛盾,也是simplification之道。

作者首先給讀者做90題心理測驗題。我很認真地做,因為我也想重新審視自己是第幾型。我一向以為自己是第一型或第二型。但做完後,卻有特別發現。以下是我各型所得的分數(20分滿分):

第一型 15分
第二型 13分
第三型 9分
第四型 6分
第五型 15分
第六型 11分
第七型 18分
第八型 11分
第九型 6分

看看書中第七型的描述,其實又的確和我頗對應:

Sevens are optimistic, forward-looking, enthusiastic, and fast. Their life theme is happiness. They avoid reality and instead concentrate on all the positive possibilities, to which they are highly receptive. Sevens love the extravagant aspect of creation. They want everybody around them to feel OK; they have a hard time saying no and setting clear boundaries for others.

Their tender spot is extravagance. “More is always better” is their motto; the affluent and fun-loving society is their favourite environment. They tend to overindulge in everything pleasant: they eat so much, work so hard, and take on so much that it becomes unpleasant.

The gifts of the Seven are cheerfulness and a holistic, innovative type of thinking, paired with a pragmatic sense of what can actually be realized and financed.

The life goal of a Seven is to enjoy life to the fullest and to help other people to do the same, “I want to increase the good things in life.”

The caricature of the Seven is a playful, cheery character (often with the curly hair of a child) who does not like to be tied down to any particular role. He views life as an opulent buffet from which he can pick at all without having to limit himself. In his job, too, he constantly needs changes and new stimulation, but he needs little sleep. There is far too much to discover!

我就是覺得這個世界有很多東西待我去發掘,所以我會周圍去,又會看很多書。

做字典就是increase the good things;而除了自己去努力完善,基本上我也喜歡令別人的生活更有意義,寫思考日記本來就是想分享一些好的思想。

這亦解釋了為何當年我寧願做很多字典,卻不完成MPhil,因為我覺得後者並不能為世界帶來多少貢獻。

由於我很喜歡去explore,想學很多東西,所以最怕做有停滯不前之危機的工作,例如補習老師、中學教師、侍應、護衛。我最怕就是加入那項工作後,自己的進步、學習就停止了。

我不喜歡掣肘,掣肘著我去品嚐美好的事物。所以Freelance最適合我。

我和第一型(完美主義)不完全切合。雖然我也的確是有一套value(價值觀),很希望想達到,但我並不追求完美。當一項事情已有94分,而如果要把它變為98分需要多一倍力的話,我是不會做的,外間還有很多東西待我發掘呀!又好像從前唸大學,我的major GPA是3.52,overall GPA是3.42,我相信後者絕對有進步的空間,但我不追求這完美,first hon也不是我的目標,我寧願GPA少0.1分,但卻做了很多其他有意義和有趣的事。我一直以來的讀書態度都不是死讀爛讀,而是考試之前一天,都還要抽時間玩遊戲。There are too many things for me to enjoy.

我在第七、第一、第五型三項取得最高分,大家若知道怎樣對這些型的人最好,就多些用這些方法來對待我啦。

* * *

下午又到天后看中醫。中醫說我還是有壓力。他說的話有哲理性:壓力並不代表有很多事情要做。以他自己為例,即使三分鐘看一個症,他也不覺得有問題,因為那是他懂得的。壓力來自一百個症當中,有一個束手無策,明明這個症狀是用這樣的藥,可是病人卻沒有預期的良好反應。壓力,是來自不能處理或未能解決的事。

過海看中醫前,也是先到國際都會food court的素食軒午膳。

* * *

晚上到九龍灣Ruby Tuesday,和Fonny及Vanessa吃大餐!我的中銀優惠至十一月尾就完了,要來趕尾班車啦。

2006-11-28

把上期《管理新思維》剪成《信報》稿。下午和冼教授開下期《管理新思維》會議。(題目:新世紀的管理人才)晚上做好《管理新思維》的節目材料。

今天也拿了十一月中出版的那本英文書,我獲分20本。

新一期Time寄來了,今天又看了一半。書中又提到一個我以前沒有考慮過的本地樓市利淡因素:

Last week, investment bank Merrill Lynch downgraded three of Hong Kong’s biggest property companies, warning in a separate report that pollution could dampen demand for real estate and blunt the city’s economic edge.

老實講,如果空氣質素這麼差,周圍都一片灰濛濛,那無敵海景也只會變成無敵濛景。當然,Time的意思是這個城市難以吸引外國人來港,於是住屋需求會減少。甚至本地人也可能想離開這個污染之城。

雖然瓻下跌五百多點(2.9%),但我發現我的組合只跌了1.2%,那可說是一個驚喜,我原本也有心理準備會有不少損失。

2006-11-27

中午再到果一道健康餐廳午膳。

在百老匯見到Fujitsu的C1321B,僅售7998元,我想是物有所值。不是我想買電腦,只是幫別人看。Fujitsu電腦於日本製造,質素一流。

一校Brenda和Nichole做的《管理新思維》。(題目:聽粵曲學管理)同時做了二校。

最近我發現原來我已有17位active的朋友同時幫我做文字工作。當然我自己也是應接不暇。

事實上,如果工作量再增多,我還可能要再找新人。

另外,東東心思社的翻譯費用不像以前般便宜。最初成立時,只是自己做,成本較低。但現在找別人幫忙做,別人先看原文,譯了譯文;然後又到我修改,我看原文,又看譯文。那加起來的成本和所花的時間肯定比以前高。

但這沒法子,我一個人譯不了這麼多,而隨著工作量越來越多,採用這個高成本的翻譯模式的翻譯也越來越多,於是整體的收費也得提高了。

2006-11-26

中午到果一道健康餐廳午膳。

在商務逛逛,本來說要抑制買書,今天卻又買了四本……近來想特別研習《心經》。《心經》的心並不是心臟或內心,而是中心、精要的意思,亦即這是最精要的一本佛經,故特別值得一讀。加上它只有260字,較易掌握。

其實這也和羊狼二世在25日的回應不謀而合,我特意去發掘哲學的書籍,也是想藉哲學或理性來處理情緒問題。雖然我面對各種大大小小的問題,但最迫切要處理的還是情緒問題。從前我很獨立,但現在越來越不獨立。2005年及2006年上半年的情緒較穩定,亦因為那時情緒較穩,才能完成了《香港郵政 卓越唯心》一書。做那工作也不是不辛苦的。

今天主要是校對一遍金樂琦一期的《EMBA Forum》譯文,其實每次翻譯完畢我都會做校對的。完成了整篇校對後,也很有滿足感,很久沒有譯完一整篇逾萬字的《EMBA Forum》,那感覺是很好的。我今次也譯得很精簡,用了不少成語。11000字的原文,出來的譯文只有12000字。通常英譯中,譯文會是原文的1.6至1.7倍。

別人追求緊緻肌膚,我也追求緊緻譯文。

一校謝孔屏做的《管理新思維》。(題目:聽粵曲學管理)

看了曼聯對車路士的大戰。

2006-11-25

做了一期《楊官英語》。更新了《東東錯別字詞典》,收詞增至100,400條。譯了剩餘3000字,完成翻譯金樂琦一期近12000字的《EMBA Forum》。

今天又比較情緒化。我常常都覺得缺乏emotional support或caring。跟Brenda聊起,我說「字典既然每天有二三千人使用,希望當中可以提供到一些渠道,讓用者也關心一下我,那我從中可以得到一個emotional support,可能對情緒有幫助,我會想想怎樣做到這個情況」,但她說得很key:「why dun u seek support from familiar ppl but from strangers?」

接著我說「又或者說身邊關心自己的人其實也不多,所以才想向外發掘......」,她的回應也很key:「你坦誠分享給最信任的人就夠啦,不用多」

希望這個對大家也有啟發。

今天的心情不好。

2006-11-24

早上七時半便起床,事緣今早EMBA要到太古坊和《南華早報》開會,把EMBA Forum刊登在《南早》。

透過陳教授高超的談判技巧,現在看來會撮合成好事了。中午我們到灣仔逸東軒飲茶。

我乘過海之便,亦再去看中醫。我是請他幫我煲藥的,所以看完後我還要等兩小時再返回取藥。以前我通常就待在附近的香港中央圖書館,今天我則到銅鑼灣逛。

聖馬利亞堂

原來香港也有這種外牆是廟內裡是教堂的建築(聖馬利亞堂),幾年前在台南見過覺得新奇。

但我也有去中央圖書館。今次我特地去兒童圖書館看看有沒有童書可借,看得舒服點。中英文也看看。我經過Physics的書架,想起自己中學時覺得最困難的科目就是Physics了,也許讀一讀童書可以有助理解吧!不過我還是沒有借。

會考時的Physics我還能handle,取得A級,但高考就現形了,跌至C級。其實我覺得以我對高考物理課程的理解能力,C級實在是高估了,考試局太闊綽!

取藥後,我在天后通常不乘地鐵了,不喜歡地鐵的擁擠。我乘106到紅磡轉火車。在紅磡,我還可以去國際都會晚膳。那裡有一個food court,好像有大概十個選擇。但我不用選擇,逕自去「素食軒」。這裡有快餐,三菜一湯,共有十三個菜式給我選擇。我幾乎樣樣想吃。最後選了四季豆、釀茄子、鮮茄蛋。它還配上健康的紅米。$24吃得很開心。

素食軒食品

* * *

現在手頭上做的文字工作有個好處,就是不以廣告為主。

廣告文字天花亂墜,把那份產品介紹譯得這麼好,但究竟那份產品是否真的有這個質素呢?我也不敢講裡面有沒有道德問題。

在紅磡車站拿到樓盤「嵐岸」的廣告,說提供甚麼「納米生活」,我也不肯定那真的是好東西還是引發購買衝動的花招。我細看下,原來它採用了納米科技到處消毒,為居民提供一個無污染及衛生的環境……無論如何,一個單位賣四五百萬,那是否真的理想,還是只是用很多花招搭夠,令買家買了物無所值的東西…….我看到那份東西是有這個想法,我會覺得我不太想參與當中的翻譯,我不想因為我的文字,間接害人賠上了畢生的積蓄。

不過主要還是我自己看淡樓市,所以很難叫自己去寫一些文字來叫人買樓。

但無論如何,只是想表達一點,我慶幸現時有手上的工作。

2006-11-23

今天沒甚麼特別,繼續翻譯金樂琦一期的《EMBA Forum》,譯了約三千字。續看《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

最近像有蟲咬,常常想看書,尤其看英文書。所以昨天和前天才能在兩天內看完一期Time。

分享幾句最近見到的精句:

《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

Think in both directions – not just “What can this person do to help me get somewhere?” but also “How can I help the other person so that he or she will want to network with me?”

Psychologist Jack Dawson points out that there is nothing that simplifies life as much as restricting yourself to matters that you yourself can change.

《Reader’s Digest》九月號:

Self-confidence is the best make-up.

If you have something you want to do in life, don’t think about the problems,” he says, “think about the ways to get it done.”

* * *

有一位我認識的教授最近因眼睛不舒服,不能看書,他說已沒人生樂趣……的確,看書是很大的人生樂趣,不過前提是要有空餘時間看。

十月的《信報財經月刊》提過,有一半人口一年也看不到一本書,真令人驚訝。

* * *

最近H股指數大升,可惜我只有江銅一隻H股。雖然我的身家也是在上揚,但我想如果我作為基金經理,過去這兩三個月表現實在是嚴重不及格。

無他,我完全預視不到內地股票會突然這樣飛升。真沒辦法。

油價明明下跌了,但中石油卻不斷升,還創了歷史新高,我實在不明白。

2006-11-22

二校《管理新思維》文稿,剪裁成《信報》稿。

繼續翻譯金樂琦一期的《EMBA Forum》。這個有萬一字,10月30日譯了三千字,今天則進一步譯了二千。可是仍有很多字未譯。但無論如何,今天已算工作成效很好。

休息時則看昨天寄來的Time,兩天便看完了,毫不困難。我大概看了50-60%的文章。只看有興趣的(不感興趣的是時人、藝術、體育、電影、太美國本土的)。訂Time好過訂南早,訂Time一周才$12.5,南早買足一周要$50,而且還帶來處理廢紙的不便。如果南早出一份只有新聞版的,售價便宜一點,紙張又少一點,我會考慮訂的。其實我也不想看scmp.com,常常對著電腦很倦。現時我每天約看4篇《南早》的文章,每天肯定會不揀擇地看頭3篇社論,另外可能多看一篇評論或看一則新聞。但我連那4篇文章也不想在電腦看了,想看紙上版。有些人覺得互聯網可取代其他媒體,我想要先使屏幕看來和紙張一樣舒適才行。至於用手機上網就不要說笑了,這只會令眼科醫生越來越搶手。

話說回來,南早可作為Time的踏腳石。南早的英文較Time淺易,先看幾年南早再看Time不失為一個策略。

有線失去英超播映權,但最近我常常看的卻是意甲。我只看精華。最近羅馬的表現非常悅目,托迪狀態極佳。其實明明本年度意甲的競爭是小了,祖雲達斯又降了班,理應比較不好看,我也不知何解我卻突然又重新喜歡意甲。

其實西甲也想看,馬德里體育會陣容不俗,令我期待。皇馬又復蘇。華倫西亞也是強隊。只是西甲並沒有精華節目。但如果有列強互相對壘的大戰,我還是很有興趣。

英超則失去了些興趣,可能看得厭了?利物浦、紐卡素等「強隊」又常常踢屎波,熱刺也麻麻,令人失望。

* * *

朋友託我翻譯,譯了。及後他發現有一段文字原來是不用譯的,他自己搞錯了。然後他問我怎樣辦。我說這過錯是你犯的,不應該是我思考怎麼辦,應該是你自己思考怎麼辦。

我想這個問題是不用問的吧。我記得我暑假也曾出現這個狀況,當時找Brenda做婦委會研討會的筆錄,但及後才醒覺那一小時的研討會中,最後十分鐘是不用筆錄的。但Brenda已經做了。我坦白跟她說原來這個不用筆錄,但我一定會照pay你的,只是很抱歉白費了你的一番心血。

但這個分別其實也令我有點醒覺。就是因為有分別,你才較感受到自己真的做了正確的事。又假如信某教是不正確的,但那也正是因為有人信某教,你才會感受到不信某教才是正確的事。總而言之,Difference可以給你醒覺、思考、反省的機會。

* * *

好友年尾受浸,邀請我出席。由於去年年尾另一位朋友邀請我出席浸禮時,我曾深刻思考過這個問題,故今次拒絕就較容易,我可以說是經歷了浸禮問題的「苦集滅道」(見11月19日),確立了不去浸禮的道,只是去年那位朋友未必理解這個過程。我仍認為去年的《給受浸朋友的一封信》是很重要的一篇文章。但我也多謝朋友的邀請。

2006-11-21

中午和媽媽到沙田帝都酒店潮都軒飲茶。怎麼連續兩天都來這裡?沙田很難找地方飲茶啦。沙田美心雖然也不俗,但卻經常要等幾十張檯。潮都軒貴少許,但不用等位,也較靜,及坐得較舒服。食品質素也稍高。一舉多得。

不過最近我用了40000分信用卡積分換了兩張美心$100飲食券,我每次都換美心,因為容易使用。換$100百佳禮券,我要經常計算著自己購物是否超過$100,但在美心吃飯,除非飲早茶,否則都幾難不過$100。兩年前倒是和Fonny在沙田美心飲過早茶,那次只叫了一個排骨、一個粥及一個不記得是甚麼的點心,那就可以八十元「埋單」。

飲茶後,又買了一些新衣服,買了兩件恤衫和一條西褲,想穿得斯文點。

一校Nichole、Brenda、小藻、石逸寧做的《管理新思維》(題目:左右圈與易經)本來也擔心題目太難,但做起來還可以,寫稿的同學也有一定水平。

* * *

早前說Time可以試閱四期,今天寄來了第一期。這期日期是11月27日,Cover Story是:The Pope Confronts Islam。我發現讀起來並不困難,而且我很踴躍,一收到就即時拿來看。裡面有談到印度為何科技業特別興盛:因為當地的法律令僱主很難解僱員工,所以有利發展僱員少的科技業(to maximize production while minimizing employment);也談到菲律賓之恥:民運人士常遭暗殺。訪問一位民運人士Sison:Sison had heard that a hit man had already received a down payment to kill her. “The rest will be paid when I’m dead,” she told me.

我想我要改看這些題材較闊的東西,而不是再看甚麼地方出了交通意外,或昨天又掛了紅色暴雨警告之類,以及甚麼食物又有毒,又或股市再創新高。可能要進一步減少看《南華早報》。不過其實上述舉的文章我已很少看,偶爾看也是為了更新glossary(東東詞庫)。

我想我很可能訂閱。每周付$12.5訂一期,很值得,那是精神食糧的費用。另外,看英文雜誌可順道看英文廣告,學學人家的用字。

2006-11-20

今天放自己一天假期,整理一下各樣事情。

做了data backup。這是很重要的,硬碟一旦壞掉損失極慘重,我每月都會backup一次。

執拾家居。今次棄掉約十本書,不算多。我把各書本放的位置大調換,分類做得比以前好,各書的易拿或難拿程度也比以前合理。

其實也真的要棄掉一些書本,太多書本身也是一個負擔,有整理成本。但又不能不買書,因為要增長知識。而且,有些書在買的當兒是適合自己的,但現在人成長了,功力長進了,就不再適合,也就不要再放在書櫃阻礙自己買適合的書本。由此可見,書櫃的書也像人體的血液,需要不斷更新,而非一池死水。

同時,我也丟棄所有《信報財經月刊》,雜誌是不能儲的,每月一期不會有地方放。不過我爸爸見到那些《信報財經月刊》,卻很有興趣地拿來看,說不要丟了,留給他看。《信月》當然好看啦,不然我怎麼會常常買,還把看《信月》列作年度目標。他看到封面說有薛關燕萍(琤芼行總經理)的講座,便說值得看,他還不知道這篇文章是自己的兒子寫的呢。(當然還有拍檔石逸寧)

其實我的曝光率也頗高。今天也不是完全免除了工作,中午我和陳教授及兩位EMBA的project coordinators Michelle及Gigi在沙田帝都酒店潮都軒午膳兼開會,主要傾和《財富中國》(即著名的Fortune雜誌的中國版)的合作事宜。閒談間,陳教授說我應該寫些東西教人寫中文,我說我現已在《星島日報》有一個欄教中文啦。Gigi驚嘆:你真厲害,竟然可以做到這麼多事情。

順帶一提,這兩位EMBA的project coordinators其實很幫得手。在此說聲謝謝。

談到丟雜誌,我自98年起訂閱的Time Express也是時候丟了,我打算只保留05及06年的。雖然以前的期數也有不少還沒有看,但我不會有時間看的了,有時間也看新的。而我竟然保留了98至今的雜誌也真是不可思議。

此外,還回覆了積壓的電郵。傍晚跑步。

看完十月號的《信報財經月刊》。看完施永青的《在廁板上悟出來的道》。更新了《東東錯別字詞典》,收詞增至100,300條。

施永青那本書,又是這麼好看!令我不得不再給他一個10分。他真是有心人,寫的東西令人很有感應。

施永青也是談他的「道」,多吸收別人尤其是有智慧的人的「道」,對完善自己的「道」絕對有幫助。

* * *

有朋友問我讀普通的翻譯碩士好還是讀機器翻譯碩士好。我說機器翻譯質素遠不及人手翻譯,那只是給那些翻譯能力很高的人節省一點時間,在機器翻譯後再自行修改那譯文。但你的翻譯水平未算很高,讀了機器翻譯,只得出一篇比自己譯得差勁的譯文,對你有甚麼用呢?我又說,如果機器翻譯得這樣好,我就不用經常周圍找人幫忙,全部交給機器就可以了。

2006-11-19

今天到香港電台做《管理新思維》節目(題目:聽粵曲學管理)。我變得比較健談。以前我會覺得可能會找不到話題跟waiting聊,但今天我卻有很多話題,講到自己收不到嘴,感開心。陸叔在《蘋果日報》說中銀香港這股票各因素都顯示它正上升,我想應用到我身上也是,現在各因素也顯示阿東正在上升。(附註:阿東亦同時明智地持有中銀香港股票,我很會計數,知道中銀香港息率高,支持力強。再者,香港有哪一個行業比金融業更好景?不過匯豐仍是我的首選。它是可以令你睡得很安樂的股票。)

節目後我再到天后看中醫。剛好Phyllis去銅鑼灣,可以有人陪乘車,沒這麼孤獨,時間就過得容易。

八時回家,晚飯,飯後要開始校對一篇近三千字的英譯中的語言學學術文章翻譯,也不能說沒有壓力,幸而也順利在今晚完成,我已當超額完成這天。

* * *

早前《管理新思維》曾分享過「心經與管理」,其中的「四聖諦」很有用。「四聖諦」分別是「苦諦」、「集諦」、「滅諦」、「道諦」,合稱為「苦集滅道」,是處世之道。苦:首先你要知道自己有問題,知苦;集:收集問題的成因;滅:解決問題;道:在整個過程提升了自己,令自己的道更上一層樓。這雖似老生常談,但其實很多人連第一步「苦」也做不到,看不到問題所在,那自然難談得上提升了。

這個網頁有很多很多字,其實我想當中有苦,有集,有滅,有道;裡面可能已是很多個循環了。我不會說自己成功,其實我有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夠好,但我深切明白要成功,就要經歷這「四聖諦」。

2006-11-18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EMBA年會,在金鐘萬豪酒店舉行。下午時段是講座,晚上時段是晚宴。我兩樣都出席。

年會前,先和陳教授及黃天祥在萬豪酒店的萬豪殿飲茶,談談我們即將動筆的左圈一書。

之後便參加年會。我向陳教授要了三個名額,讓我可帶三位曾在《管理新思維》出力的同學來,可惜同學都沒空,但仍找到Ivy,她真支持EMBA的講座。(當然我也很支持Ivy)其實我覺得今年的題材很值得同學一來,它主要圍繞Personal Development和Corporate Development,比較少商業成分;講者包括余若薇、黃重光、蒙德揚、Keith Kerr、馮國綸和John Wood,陣容強盛。而我相信大家聽聽余若薇講自己的Personal Development,絕對不會是一個損失。年會全程以英文進行。

余若薇透過她的律師、母親及議員生涯談她的成長過程。她談到the mind能keep you from mental breakdown and drive you,這正和阿東最近常強調的「道」相似。在任何低潮和逆境,我還是要靠我的「道」來支撐自己——我的道令我不至感到失魂落魄。余亦提到不用介意losing,那並不代表你不好,只代表you are different。

余若薇的英文很好,她的用字很準,並令人很投入。又可以說,她整個人本身就是一個榜樣。

黃重光是心理醫生。他指出一般人只把人分為健康及生病是錯誤的。事實上,大多數人既非健康也非生病,他們屬於「不健康」。怎樣分辨?如果你沒有病徵,你不算生病,但你能否去跑十公里,仍然完好?能夠的話,便可稱之為健康。他說,現時每四個人之中,有一個人是心理健康,一個是患心理病,另外兩個是心理不健康;而心理病人不只生產力低,更可能會導致家庭或機構不和諧,所以任何家庭或機構都必須重視心理病的問題。

John Wood本來是Microsoft在中國的第二把交椅,但由於他不想再見到Bill Gates,不想再開會及不想再收電郵,毅然於35歲辭職,並到了尼泊爾旅行。他體會到當地人沒機會讀書,難有所成,故成立了Room to Read志願機構,矢志在世界各地興建圖書館。原來興建一座圖書館只需2000美元,捐助後該圖書館還可以以你命名。這機構吸納了許多善款,現已在亞洲興建了超過2500個圖書館。他的分享精要在於他如何在志願團體裡運用Microsoft的商業技巧,從而取得成功。

由於講者的內容不俗,所以我也躍躍欲試想儘早翻譯。

我也把握了Tea break,吃了不少萬豪的點心。Ivy說我很喜歡吃,其實我真的幾喜歡吃。

每逢年會,我們都會出版去年年會的紀錄。今年則出版2005年的年會紀錄,我又是編者之一。本來我想把整個project交給Wendy,不上名,但最後由於還是做了不少工作,陳教授堅持要我掛名。新書:

EMBA英文書

晚宴也是在萬豪酒店舉行。出席者星光熠熠,包括胡定旭、紀文鳳、陸觀豪、林家禮等等。EMBA同學悉心籌備,令晚會氣氛很好。今年共筵開十五席之多,校友頗為支持。

晚宴共六道菜及一個甜品,肉多菜少,不合我口味,給我吃鮑魚其實是浪費。甜品則頗特別:

甜品

那名堂是:

Tailor-made Dessert by our Executive Pastry Chef,
Winter Berries Salad with Raspberry Foam;
Chocolate Diamond with Gold;
Orange Gelee Tart with Grand Mariner

同時有三項甜品,實是一個驚喜。幸好不是三選一,不然我也感到難以抉擇。

* * *

早上先做了一期《楊官英語》才出門。工作多,不敢怠慢。

* * *

早兩天有位翻譯系校友傳問卷,說是urgent的。打開一看,共有洋洋八頁共107個問題(未包括personal information),我心想很難會有人做,所以也想幫幫她。我問她有沒有Fax機,那我可以填完Fax給她。豈料她提議我填完後scan進電腦再傳給她。嘩!填107題還要再scan 8頁紙,那我實在幫不上忙了。哪有這樣的空閒時間!

2006-11-17

今天約了《財富中國》的總編輯Thomas Gorman午膳,我們遲些可能會有文稿刊於《財富中國》。我本來就異常忙碌,但由於想見識這位高人,還是去了。我們約在中環麗嘉酒店。

和Gorman午膳

雖然很忙碌,但我想說,我還是在努力儘可能對人維持心思。看我的!

因壓力大加上心事,這陣子基本上是病態,今天去了看中醫幫補一下。這是陳教授介紹的,在天后,亦即我的中學皇仁書院附近。中醫開了一些苦藥給我。

但無論如何,我相信我已在改善當中。對於壓力問題,一時也無解決辦法,工作還是要做的。主要策略只有不要再輕易接新的工作,及找些減壓的方法。而事實上,我的儲蓄也驚人地多,應該不用再迫使自己工作得太辛苦,反而應該多做自己喜歡的事,亦即看書、做字典、做運動、學語文。其實,這些不只是自己喜歡的事,也是對未來的投資。一舉有兩重要得著。

可惜沒有女朋友,不然擁抱一下已可減壓不少了。另外,當中的mutual emotional support or reliance也是很重要的減壓渠道。

之後到香港中央圖書館,因為今天「過海」,我打算順道把《管理新思維:智慧與金律》一書充滿我的修改的排版稿交給位於太古的中華書局。中華書局的辦公時間至六時,我儘量利用下午這段時間,再多看一點那份稿,多改一點。在圖書館我再逐字看了黎泉輝一章,以及譚錦儀半章,並作了不少大刀闊斧的修改。

在天后地鐵站乘地鐵往太古,送稿給中華書局。之後到康怡的吉之島food court晚膳。其實我也想找個人陪我吃飯,這也是減壓的方法。不過沒有啦。在food court我找到賽磅蟹客飯套餐,這個比較素,就選了它。最初也是Fonny在紫玉蘭介紹我吃這個的,以前我還以為那是一隻蟹。

之後乘682返回沙田。

* * *

經過中學附近,讓我回想起中學時代常在這些食肆午膳。我懊悔以前無知,每一餐都吃了很多肉,很少菜。其實也是被迫的,因為食肆都是這樣賣。那時皇仁同學最常吃的可算是已結業的第一村餅店的焗肉醬意粉和焗豬扒飯。而我那時還吃了很多麥當勞,簡直是和身體作對。我相信那時已對身體造成了很大的破壞。

學校的老師雖然懂得經濟、化學、生物、會計,可是就是不懂得自己每天吃的東西。學生學了那些科目,但對每天吃的卻一無所知。老師和學生齊齊不關心自己的膳食,不知在關心甚麼。

另外,如果說現在的教署官員很有見地,光從這一點我就有足夠證據反擊了。

大家會覺得,沒美食吃,人生還哪有意義?但我想,我未來的人生意義是建基於更高的目標的,例如對人好而快樂,而不是因美食而快樂。當然,不健康的食物也是可以吃的,偶爾啦。(這句暫時撇除了為動物製造痛苦的不道德問題。)

* * *

有一位行家打來,想找我幫忙譯一份東西,他自己譯不完。但我推卻了。原來他正職做翻譯之外,還做freelance翻譯,往往做通宵。他想趁年輕多賺點錢,我也理解他的不安,有多些儲蓄總令人較安心,只是有時我們又會發現,其實我真的想要儲蓄,還是想要快樂的生活?當然,兩者兼備最好。但二擇其一,要怎樣選擇?更令人無奈的是,有些人既沒有儲蓄,也沒有快樂的生活。

我一直慶幸我找到現在的工作,而不是進了翻譯社或做其他工作。我想說我覺得我的工作頗有意義,這意義能帶給我快樂。如果做其他工作,我想我每天都不想上班,長遠肯定會很不健康。雖然我也沒有資格這樣說,因為最近我也變得不健康了。

* * *

新聞說,房委會下年一月將推出3000個單位,大家若購買,千萬不要以新樓來為它們估值。它們已丟空幾年,建築材料已折舊幾年。而且,這幾年有沒有人維修過也成疑問。

不過,觀乎售價還是有點抵買。愉翠苑近700呎單位還不用100萬,700呎應該住得很舒適了。而且,愉翠苑交通也很方便,除了有馬鐵站可前往九龍塘、旺角、尖沙咀、馬鞍山,還有巴士前往沙田、九龍城、樂富、黃大仙、觀塘、荃灣、美孚、深水步、灣仔、中環、機場等,真是四通八達。雖然我看淡樓市,但我覺得這個也可以考慮。

* * *

收到Roundtable的活動宣傳,這個真適合我:

十二月圓桌讀書會 ─ 由動物解放到飲食習慣

肉食與素食的選擇之間,除了關乎營養與瘦身以外,也同時涉及效益主義、宗教和道德等議題。動物地球幹事張婉雯透過一同討論彼得辛格原的學術文章,以輕鬆對談的手法,探討《聖經》中人與動物的關係,以及佛教對食肉、殺生的看法。
活動詳情:
日期:十二月初(待定)
人數:十五人
嘉賓:動物地球幹事 張婉雯
書籍分享:動物解放 / 彼得.辛格原著 ; 孟祥森, 錢永祥翻譯; 第3, 4節(Chapter 3 and 4 of Animal Liberation, Peter Singer, New York : Ecco, 2002.)

歡迎電郵至 Theresa 查詢及報名:theresatsang@roundtable.com.hk

* * *

停了三個月,Time Express(Time中英文版)今天又寄了一期給我。我還誤會了它們已無聲結業。
那麼,我還要不要訂Time呢?

* * *

陳教授說,我的成就已經很大。他也讚我很有反思能力,而且思路很快,是常人少見的。

我想說,我真的很努力。

展望未來,我想做好的事,包括繼續改善我的字典,及宣揚素食的訊息。我也希望,可以善良下去。

2006-11-16

今天終於不用出去開會,可以做較多事,我更在早上七時許便起床,不敢怠慢。

繼續逐字看《管理新思維:智慧與金律》一書的排版稿,今天重看徐燦傑、蔣麗芸、簡文樂三章。我不能全本都看,只能挑幾個來看,實在太多事要做了。

中午到果一道健康餐廳午膳。最近素食得很厲害,經常純素,因為知道有很多事要做,特別要用素食來維持精神。(消化肉類令人疲倦)

繼續校對EMB那份通識project的中譯英,校對了兩篇稿。

傍晚跑步。

做了兩期《星島日報》S-file的「中文部落」。一次過做兩期意味下星期輕鬆一點。我通常周四做這個,因為交稿日是周五。今次我寫《一公升的眼淚》一書中的寫作手法,分了兩期。基本上我早前看這本書,也是預備寫這個欄的。為甚麼選這本書?因為我想這個欄的讀者會較有興趣。

現在做事是這樣的了,要一箭雙鵰,既看書自娛又協助寫稿,不然怎能做到這麼多事情?

也更新了《東東錯別字詞典》,收詞增至100200條。

* * *

這兩天終於沒有哭了,可能是因為想這幾天恢復了聯絡,關係較為正常,也幫助我回復得較為正常……

* * *

今天交了稅,接近一萬二千元。我早已預備了這筆流動現金,問題不大。而我上月的卡數還高達一萬元,這筆流動現金我也有的。所以最近我已沒有增持股票,因沒有餘錢。卡數這麼高是因為上月買了數碼相機和手提電話,但那兩樣東西是我預算了要買的,只不過碰巧都是在十月買;而阿東這陣子在衣服飲食等也作了較多消費。

估計要到十二月才有機會再增持股票了。

最近升的是中資銀行股,我只有一手工銀,受惠不多。但我並沒有後悔甚麼的,始終我對內地的公司不是這麼信任,我總害怕裡面仍有corrupt的行為,我寧願少沾手得個安心。中國人不信中國人,也真是有點可悲。

雖然因此我少了回報,但我常覺的,相比完全沒持股票的人,我得到的回報已是多出許多了。比下已非常有餘了。

事實上我今年的財產增幅非常巨大,股市的幫助甚大。

我也是基於這個管理層不corrupt的原則,買匯豐和合和的股票。為甚麼合和這不起眼的公司也買?就是信胡應湘是個正直的人。事實上合和最近升幅也頗凌厲,只是又是那一句:買得太少。但然後又是那一句:相比沒買的,比下非常有餘。

2006-11-15

把《管理新思維》文稿剪裁成《信報》稿。看完八月號的《Reader’s Digest》。

下午到中大和冼教授開《管理新思維》節目會議。之後遇到陳教授。他說約我吃晚飯,我們便到大學賓館晚膳。雖然我常常和陳教授吃晚飯,但只是兩個人吃卻很少。不論約甚麼人吃飯,兩個人跟三個人或以上所談的東西,是相差很遠的。二和三是一個很微妙的差距,這麼小,那麼大。

我又點素食:松子醬青瓜茄子豆腐,味道也很不錯。

松子醬青瓜茄子豆腐

雖然早前說看完《管理新思維:智慧與金律》一書的排版稿,還找來了Brenda及waiting任模擬讀者,但由於陳教授也看到一些有問題的地方,是我之前略看時沒發現的,我覺得文稿可能存在其他潛在問題,還是不放心。今晚便逐字重看李儀章那章。其中一個問題是那些稿經出版社修改後,可能改錯了。

2006-11-14

我一定要想些辦法令自己開心,儘量要令自己開心。事實上過去這數月漫長的不開心,已令我很不健康,一定不可以這樣下去……

我一定要想辦法。

最近也收到一些網友或朋友電郵,都是想令我開心的,對我也是有幫助。

同時,我一定要儘快清理所有工作,減輕壓力。並且要懂得說不。這也不只是壓力的問題,更大的問題是我缺乏時間去全心全意忘我地做一樣我喜愛的事情,只有這樣我才能忘記愁懷。

忘我地做的大概都是看書或者做字典。

月初不斷看的《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也有幫助。至少我知道不應喝紅茶和咖啡,那會令精神狀態大起大落,我寧願精神較穩定,打持久戰。而且紅茶和咖啡會搶去身體的水分,令身體缺水,絕不健康。不過我本身也極少喝紅茶和咖啡,現在更會進一步避免。

光是學了這一點,買那本書的錢已是值回票價。

中午和陳教授及EMBA同事在中大大學賓館午膳,因為沒有甚麼素食款式,我便選「自選三明治」,三款自選餡料:芝士、生菜、青瓜。也不錯。還有一客粟米沙律。

大學賓館三明治

大學賓館沙律

膳後開出版會議,也開了頗長時間,很多東西要談。然後是開左圈會議。今天起我們要動工寫左圈那本書,作者是陳志輝教授、黃天祥及我。我們的做法是我和陳教授開會,先寫下那內文,然後再由黃天祥加插例子。陳教授也知道我近來心情奇差,故第一次的左圈會議就不開太長了,但我離開商學院時也是五時許了;而我一邊開會一邊那想哭的感覺又來襲……還是未控制到。

經沙田火車站的Mrs Fields Cookies,貫徹儘量開心的原則,當然要買一客朱古力批!

訂購了新的床,三呎闊,六呎三吋長。床頭還有軟墊。我遲些還會買一個六吋厚的床褥,務求睡得舒服。

晚上二校《管理新思維》文稿。我做得比較慢。

2006-11-13

中午到意粉屋午膳逗自己高興。

這陣子身體不正常,天天都會想哭,今天我努力要自己控制著不要哭,因為我知道一哭又做不了事,結果成功了。

一校了謝孔屏、見晴、小藻做的《管理新思維》文稿(題目:揭開營銷的面紗)。

傍晚跑步。

晚上執屋,我發現我實在太多書了,也有太多未看的書。我想我要儘量不買書了,只有會立即看的才買,如果我會選擇優先看家中某本未看的書,而不是想買的那本,那我還是先看了家中那本書吧。

我知道我累積的工作十分多,為了時刻提醒自己要儘快工作,我把工作放了在Outlook工作清單,並且以Nokia的同步傳輸工具傳輸至手提電話,常常確保自己記得還有很多工作,逛書店也不要花太多時間了。

最近有兩首歌我頗喜歡:古巨基的《重複犯錯》及劉德華的《模範生》,剛好兩首歌都是陳輝揚所作。

2006-11-12

看了《管理新思維:智慧與金律》四章排版,完成全書,同時也看了waiting和Brenda對排版稿的修改,綜合了她們的寶貴意見。我尤其佩服waiting的修改,有些修改不是她改了,根本沒人會察覺到,她有不錯的語文觸覺,雖然是讀BBA。

這對翻譯系同學也是一個警號,其他系的同學也有語文出眾的,而他們更有另一科本科知識;如果翻譯系同學連語文也不出眾,相比之下就顯得沒用了。翻譯系同學一定要比其他系的同學花更多努力在語文上。

修改了兩篇中譯英。早前也許提過早兩個月我們成功競投了教統局一個通識大project,要做很多中譯英的工作,現在已開始了。

看完木藤亞也著,明珠譯的《一公升的眼淚》,不算感動,封面說「閱讀之前請準備面紙!」似乎是太誇張了。

傍晚跑步。雖然我每次只跑1.5公里,但只要持之以琚A6天便跑了9公里,相等於由屯門跑至元朗;9天更等同13.5公里,等同沙田跑至大埔了。只要天天跑步,那累積起來的運動量,累積起來的健康就不容小覷。

買了腰包後,我還會邊聽歌邊跑步。就是帶著我那部Nokia 5300。這部電話真是非常好用,只要帶在身,就同時有電話和MP3機了。它的顯示屏還是超美的,320x240像素認真不賴。

晚上花了近四個小時,寫了超過四千字的書信,雖然很忙,但我還是把寫這封信放在priority list,不知道是否很愚蠢……

深夜雖有阿仙奴對利物浦的大戰,但我太累,連看足球賽的精神也沒有,也就關電視了。

2006-11-11

決定要過一個完美的早上!

先吃了蘋果及餅乾做早餐,看了《管理新思維:智慧與金律》兩章排版,做了一期《楊官英語》,寫了兩天的生活日記,中午到果一道健康餐廳午膳,我需要補充正面的營養:

素沙茶什菜煲配紅糙米飯

素沙茶什菜煲配紅糙米飯

下午應冼教授之邀,到會展參與MSc in Marketing的年會,冼教授的三位mantees也有來。今次的題目是「中華智慧與營銷」,不知是我狀態不好還是未開竅,今天不太觸電,吸收得不太好。

和冼教授合照

和冼教授合照

冼教授還邀請我出席晚宴,所以我也留到很夜,但其實我內心有點焦急,坐如針氈,因為知道尚有很多工作要做,實不宜在這裡蹉跎數個小時。反觀其他MSc校友倒是可以嘆一餐,因他們明天並不用工作。我亦不巧被安排到一個人也不認識的一桌,而其他人也沒有主動跟我聊天。

雖然在會展設宴,但食物水準一般。

及後見到陳教授早走,我也同時早走,並且可以乘陳教授的順風車到旺角!這陣子乃多事之秋,只要感到一點關懷,已有很大的助力。

今天想起上月童教授送我一個粉紅色A4 file,說給我用來好好收藏我在《星島日報》的文章,我感到很高興,這教我想起心思真是很好的事,我也要多給別人心思,帶給別人快樂。

最近我決定停喝紅茶和咖啡,希望令自己的狀態較為穩定,身體狀況不會受咖啡因刺激而大起大落,那並不好,而且咖啡因會吸走水分,令自己缺水。其實我平日也少喝紅茶和咖啡,現在則進而刻意避免。越濃烈的紅茶或咖啡,對身體越差。

2006-11-10

周一中華書局給了我EMBA叢書9《管理新思維:智慧與金律》的排版稿,我要全部看一次有沒有問題。與此同時,我請了Brenda和waiting兩位高手擔任模擬讀者。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減輕了壓力,至少不用全部東西好像都由我獨力支撐,那擔子輕一點。也許以前是撐得來的,但現在事情越來越多,很難全部都撐。而更甚者是我常常撐的人又未必反過來撐我,還給我捅很多刀……

Brenda已經看完,今天約了我在沙田交那疊寫了修改的hardcopy給我。我想既然要去沙田,不如順道一起吃飯。我們去沙田廣場的唯一麵家晚膳。我覺得吃飯後心情好了些,因為和別人吃飯可以把我的注意力分散了,不是集中在自己的事。

這不像今天午飯,雖然去出名好吃的A-1Restaurant(今周我也夠狠,Ruby和A-1都去,好像做了富豪),但還是會在吃的途中哭起來,因為一個人吃太容易又集中在自己的事。

謝拉特自傳

A1的奄列蛋飯,奄列蛋飯是我最喜歡的食品,但很少有機會吃。今天難得可以吃,但還是無法快樂起來。

也許我也在吸收經驗,領會怎樣去處理哀傷。這在將來對人對己都有用。

我的結論是我還是應該要約一些活動,那至少可以分散我當下的注意力。即使之後還是再回到悲傷的context,但至少不用連續很多天都不開心,中間可以有一些break。但這陣子我又不太想自己約,一來沒有力量,二來怕別人失約浪費心血。

最近我有時還會想起沙田浸信會的周日崇拜,去一去其實也可以分散注意,而且在這個上千人的教會,是沒有人會理你的,很自在,不會成為全場的集中點說有新朋友加入云云。但始終我知道基督教和我的道是不同的,還是不應浪費時間。但如果心情太差,這總是一個可行方法;如真的要暫時借用一下沙浸,也真有點不好意思。

寫了一期星島的《中文部落》,《管理新思維:智慧與金律》的排版稿看了三章(全書共九章),整理了下周日《管理新思維》的節目材料,再更新公民教育聯席的網頁。我知道自己這陣子做事慢,效率低,所以更不可怠慢,要盡力用所有時間,一有精神和心情,便一點一滴把工作以寸進的速度一一完成。

星島的編輯讚我這期《中文部落》寫得頗為有趣,我也的確是頗用心寫。以前說過,最初我寫了三篇試稿,他們覺得太個人化,但由於已到交稿日,我唯有臨時寫一些水準不夠的東西來代替。(當然只是我覺得水準不夠,他們覺得也不錯。)現在我時時刻刻都在構思怎樣寫,有較多時間醞釀那篇稿,所以可以寫得好一點。

2006-11-09

如果你一直看這日記,也許發現我每天都有很多工作。今天是星期四,由上星期六至今星期三這連續五天,都是空不出來的,有即時要做的工作;到了今天,本來可以用來清理一些積壓的工作了(沒有即時的工作),可是由於心情處於低點,工作效率極低,我又浪費了這麼難得的一天。

我心感不妙,我知道這樣的話,意味接下來的日子會更緊張。而我也沒有把握,說我接下來的日子會突然可以開turbo,做事比以前還要快。

更新了公民教育聯席的網頁。傍晚跑步。

本來想,既然工作不了,不如看看書,也不致於完全虛擲光陰。今天便看了木藤亞也的《一公升的眼淚》,但只看了半本,也實在是差強人意。平常這樣的書我應該很快就看完了。

延續昨日,今天還是很容易哭,我覺得自己好像是患了病,控制不了自己。

我又覺得,我心中是有一個杯,可以裝一些不開心的事,可是,已經裝滿了,滿額了,受不了。然而,我又不能把那些不開心的事移走,因為這些事的發生並不是由我一人話事的。這亦是一個因果,種甚麼因,得甚麼果。種的人可以決定是不是種,種多少,種得多頻密,這關乎種的人的人生意義、價值觀和道德感。當這些果已「果實纍纍」,便全部壓在我的心頭。當你每種一次,我便痛多一點。

也許,在另一邊廂,我也可以嘗試去為開心的杯加一些開心事,但這陣子我已虛弱得沒有能力約活動了;而我亦知道花一大番工夫約了活動別人也可以失約的,令自己多一個失落的機會,在這個時候,我實在不能容許自己再犯險去自我戕害。

今天也在琤芼行領取了中大校友金卡,主要是想享用學校的設施。期間不慎被推銷醫療保險,我人壽、意外、危疾、家居都買,唯獨醫療不買,公立醫院每天住院費只是100元,負擔得起有餘,再sell我也是沒用。如果真是大病,大概意外和危疾保險已經提供了保障,故醫療保險是可有可無,買了是丟錢到鹹水海。當然你可能說買了醫療,便可以不買意外和危疾,但問題是以同一個保費來看,前者可能只賠幾百、幾千最多幾萬,視乎住院開支(然而公立醫院收費很便宜),但後者是一賠便賠幾十萬的。

當然有一個吊詭的問題,就是既然醫療保險沒用,為何好像最多人買醫療?我認為那是因為醫療保險本身對客戶賠得少,所以保險公司在這方面是最好賺的,於是最努力推銷,結果也最多人買醫療保險。

2006-11-08

早上很早便起床,約了Wendy到尖沙咀看去年年會一書的最後排版。Wendy是我找回來的編者,特意想讓她代替我,減輕我的工作量。

我和她到匯智出版拿了那份稿,便到附近的Delifrance開工。她看前半,我看後半,大概看到中午才完成。我們這樣看有個好處,就是看到有問題時可有商有量,而時間並不會多用了,我甚至認為,若由一個人看完全本,所花的時間會比兩人各看一半加起來為多,因為後者的士氣較好。

完成後我和匯智出版的羅國洪去飲茶,又暢談一下一些出版現象。

這樣也總算了一件事。

下午要在中大開會,乘火車回中大,在火車上又哭起來,心情極down。

在中大和冼教授開《管理新思維》的節目會議。完成後,再到coffee corner晚膳兼休息,我已累極了。

晚上持續心情不好,經常都想哭。我已很難說出究竟具體是哪一樣事最不開心,總之就感到不開心,而且自救無方。

我還能捱多久?

相比八月的低潮,現在更糟糕,因為我的工作在過去數月已越積越多,難以閒下來。我不可能再像九月般差不多是花了半個月來看書來提升心情。而其實又可能八月的低潮其實和現在的是同一個,根本這幾個月就沒有好過,甚至有越來越差的跡象……

我感到我的內心很痛楚……

是的,股市屢創新高,身家也屢創新高,但這並不能為我帶來快樂。

這陣子我也變得比較退縮,活動也沒有約了。

謝拉特自傳

謝拉特推出了自傳。他是我很欣賞的一位球員。當然,和另一位萬人迷碧咸相比,謝拉特可能不及他靚仔,而當然要靚仔過碧咸其實是很困難的事,但這也不是我關注的一點。相比碧咸,謝拉特很有一種精神的魅力,有一種精神力量。

我期望他的文字裡也有這種精神力量。我想我會買來看,但會是明年的事,因現在已有很多書排著隊等我看。我看過少量內文,發現文字頗為顯淺,應是不錯的讀物。

2006-11-07

一校見晴做的《管理新思維》,二校所有稿件,並剪裁成《信報》稿。

今期算是較早完成,某程度我也知道自己狀態極差,也說不上未來幾天會否有工作能力,還是先把這些趕緊的東西做好,較為穩妥。

重新整理所有聯絡資訊,我的聯絡表有超過400人,也真夠多。是次整理聯絡資訊,也是因為買了新電話。我想先把資訊整理得較完善,才再輸至電話裡。

換了電話後,發現新電話很方便,它可以同步獲得Outlook裡的資料,剛巧我是用Outlook的。我只要整理好Outlook的聯絡人資訊,便可以一次過把所有資訊傳進電話中。

我對我的新電話Nokia 5300非常滿意。

晚上到果一道健康餐廳晚膳。我很喜歡來這裡,它總給我一種親切感。

但現在的快樂總是很短暫。我發現我只是在享樂的一刻快樂,那一刻過後我又回到那悲傷的context之中。

續看《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更新了公民教育聯席的網頁。

我發現Time可以免費試閱四期才決定是否訂閱,故我今天就申請了這四期。希望我可以看得順順利利吧,可以的話我都想訂,我很渴求知識。而其實每期12.5元的訂閱價,也是相當相宜的。

雖然未訂Time,但有一位英文高手說覺得我最近寫的英文進步了不少。其實我也覺得自己最近的英文是寫得比以前好了些,我想我在Time Express、Reader’s Digest、南早、ATV News等方面的努力終於見點成效。

2006-11-06

今天又破費,花了568元買了2GB的microSD卡,用於新電話。其實電話本身也頗慷慨地附贈了256MB和512MB卡各一張,可是我把它當作音樂播放器,所以還是買一張大卡放多點歌曲。

中午在Ruby Tuesday吃午餐,超級好吃。雖然我是意粉屋的fans,但這裡的水準可能還要高於意粉屋,但當然價錢也高。我還把餐飲轉成紅莓乳酪:

紅莓乳酪

最近是比較大洗……不過如果可以買得到快樂,我也不介意多花一點……

一校了石逸寧和Nichole做的《管理新思維》(題目:心經與管理)。校對了一篇中譯英。續看《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

山和路單車店

乍看之下,也難以理解為何會取名為「山和路單車店」,看了英文才明白過來。攝於沙田單車亭。

2006-11-05

今天也是到港台協助《管理新思維》節目。由於冼教授三個mantees都有來幫忙,所以在工作上也格外輕鬆。

可是,我在今集節目犯了兩個大錯誤,導致節目出現一些危機,也影響了節目質素……我覺得自己也太魯莽了,但偶爾犯錯也可以提醒自己要小心一點吧。今天的表現實在要用「極糟糕」來形容。

陳教授請我節目後乘的士到中大找他。他請了我吃下午茶,星期日只有Franklin開門,我選了芝士生菜番茄三文治,加一個熱檸蜜。那三文治出奇地好吃,以後多一個好選擇。不夠飽可以吃兩客,反正只是10元一客。

陳教授找我傾左圈那本書,他想開始動工了。但其實我自己感到很辛苦,當然我知道這本書意義重大,但如果你問我內心深處,I want to take a very long rest. 我不在狀態。

另外,陳教授也交了去年EMBA年會那份排版稿給我。其實我本來說不做這本書的編者,其中一個原因是這是英文書,而且我想跟少一點東西,減輕負擔。但陳教授始終說有我在才比較放心……於是到最後我還是要接過來了。我在晚上亦看了一部分,也發現稿裡真的問題多多。

我當然知道各東西交給我看看通常都會變得好一點,但問題是我時間不夠啦,我要看的東西太多了。

下午茶吃了三文治,晚上我也只是買了件Mrs Fields的朱古力批當晚餐。買了後,我在沙田中央公園吃,我覺得在這個開揚的環境裡吃,會開心一點。

深夜看了熱刺對車路士的比賽當娛樂。羅比堅尼表現很出色。

續看《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

2006-11-04

做了一期《楊官英語》,其實我也頗享受做楊官英語,工作之餘順道學英文。我最初執筆是零三年九月,那時也沒預期一做就做了三年,那代表楊官已經主持了七百集以上的楊官英語了,我也一一筆錄了七百集。

今天下午也到中環MBA Town Centre聽EMBA的演講,今天請來了匯豐的總經理梁高美懿。她是我爸爸邀請來的,我爸爸也是在匯豐工作,他是護衛員。不知怎的他在某些活動認識了梁高美懿,就送了我的幾本EMBA著作給她;然後她就表示自己也有興趣來EMBA演講,就促成了此事。

聽講前,陳教授請了我和爸爸在紫玉蘭飲茶,我又同時請來了見晴和逍遙子。

飲茶後聽講,她真的很厲害。我想我抄了滿滿兩頁notes,會選這個為今年最佳,我甚至有點衝動想快點起筆做稿。可惜爸爸專程來捧場卻無法聽得懂,因為她講英文。但不要緊,等我的中譯本吧。

之後我到了數碼通,把電話轉台至數碼通,希望方便其他用數碼通的人免費送短訊給我。新的計劃應該於11月7日生效。然後在翠華吃晚飯,鮑汁鮑魚菇炒河。以前我很喜歡吃菜遠牛河,但現在我不怎麼吃肉,也慶幸在這裡有代替品。

鮑汁鮑魚菇炒河

吃完後就快快返家,我發現街上烏煙瘴氣,四處有人吸煙,既無綠化空氣又濁,留在這裡並不是我的「道」。從中環乘地鐵回家,在地鐵又想起不開心的事感到不開心,不知何解我在這家我的愛股的交通工具上特別容易傷感。因為乘地鐵時我沒有專心做任何事,所以總是特別容易分神至不開心的事?

本來今晚我應該去酒樓吃晚宴,表弟升職加薪,請了一眾親戚到黃大仙吃晚飯。但我實在感到很累,所以選擇不去了。如果去了,恐怕又要晚上十一二時才能回到家中。妹妹說我不去會被親戚非議,但她不了解的是是否被親戚非議也不在我的「道」的範圍。

昨天宏利股價大升11元,當然我又要歎一句買得太少。其實買股票並不這麼難,選幾家好公司投資下去就是了,好公司並不是這麼難分辨,匯豐便是了。買股票可以簡單和輕易得難以置信。當然,如果你認為自己比匯豐懂得生財,那麼把錢留在自己手中而非匯豐手中也是無可厚非。你買股票也和我的「道」有關,我是買之有道的,買貨背後是有原因的,所以不會常常為此心情反覆,也不用時時刻刻看著價位;相反,其他人買之無道,買的時候沒有理由,只是亂撞,自然會常常擔心自己會否買錯了。亂撞怎會安心呢?根本是自找的。怎樣才能買得有理由?這要浸淫一下。買好公司已是其中一個好理由,它比自己懂得生財。你也要懂得掌握市盈率,及分析行業前景。

我在積極建立我的「道」,我相信我的「道」已越來越成熟,幾年過後定必會大熱大勇,大放光明。

我又相信我未來的收入會有三個組成部分,工作收入只佔其一,其二是股價增長,其三是股息。我相信後兩者的收入會越來越多,當滾存得夠大,比重會和工作收入一樣重要;後兩者的收入還不用繳稅。

你也可以看到我的理財方針是三正的;這和借錢買樓人士不同,他們很可能是一正兩負,收入正,但樓宇隨年月貶值是負,兼且要繳利息也是負;更不用說樓市現在易跌難升。被兩個負拖累一個正,當然會窮了。

見晴跟我說上了Dean List,自當恭喜她;但我一看List,發現冼教授的mantee waiting也榜上有名,而且是工管系四人中的其中一個,需知工管系十分大,一年好像收幾百人,而且這個List是跨年的,若她佔了四人中的一席,可能等同是全級成績最好,令人十分佩服。我也不禁寫了一封祝賀電郵,由衷說一句她是天之驕女。

2006-11-03

今天又大破慳囊,終於在百老匯買下Nokia 5300,結束約一個月的尋電話之旅。

其實我也只是用淘汰法來選擇手機。我想要播音樂容易的,而有出音樂手機的只有Sony Ericsson和Nokia。但Sony Ericsson多是直板機,我想試試別的;雖然它也有一款新的推機W850i,外型還一流,只是造價高達四千,雖然我也不是不能付,但我最介意的是它上面有四個掣十分細小,我相信那會很難用及很易按錯。

那就只剩下Nokia的5300了,而5300售價較低,也是可取之處。雖然它的相機只有130萬像,但這對我來說反而是優點,因為我一定隨身帶IXUS的,無須出動手機影相,130萬像我已夠用,太多萬像反而會推高售價,對我來說不划算。

其實我最喜歡Samsung的D908,可惜它不是音樂手機。

我覺的推機可能會幾方便,一推便解鎖了,所以想試試。

把電話和MP3機合併有兩個好處:一、電話響也知道;二、帶少一樣東西;三、只需為一樣東西「差電」。

Nokia 5300還有歌詞播放器,如果能用,真是不錯。我可以邊聽楊丞琳的歌曲,邊看歌詞學國語。此外,5300支援2GB的卡,也是很大的優點,可以裝載很多首歌。Samsung D908只支援1GB,但我又喜歡Samsung夠輕夠薄,及有Word、Excel、PowerPoint閱讀器……其實那會很方便。可以帶著很多重要文件在身,不用一一列印。

Anyway,最好遲些有一部更完美的。但我也不等了,希望快些改善生活質素,而且這個我是負擔得起有餘。

* * *

話說回來,最近我買的相機和手機都是大賣廣告的,但其實我是早在賣廣告之前已經看中。我並不擔心Nokia 5300會為手機製造了很多成本,物無所值;我反而認為,大賣廣告反映公司對這款手機特別有信心,應該是設計得特別好的。再者,那些廣告成本大概並不取自我現在買手機的錢,而是取自往日Nokia的收益。

* * *

買手機前,到意粉屋吃午膳。其實也老早安排了這個周五給自己享受一下美食。我還把餐飲改成大大杯的雪糕紅豆冰,以饗自己:

意粉屋的紅豆冰

八月初買了一些BIOTHERM的產品,爽膚水已經用完,所以今天買了一枝新的。

* * *

校對了Gigi做一篇護膚品英譯中。Gigi是Wendy和石逸寧介紹的,是她們翻譯系的同屆同學,她也真的譯得很不錯。一校和二校了見晴做的「娛樂消閒事業品牌研討會」鄭佩佩的筆錄。為《星島日報》S-file寫了一期《中文部落》。傍晚跑步。

現在我每做好一樣工作,就即時把工作內容及金額記在收入清單。這樣令我更有滿足感,工作起來較醒神。另外,昨天寫的《信報財經月刊》收入有誤,應是每期約有$1000,故兩樣工作合起來每月是多了約$1800收入。

除了記數,我也買了很多糖果獎勵自己,做到悶時就吃一顆。我買的都是不含糖分的,以免蛀牙及刺激胰島素分泌,令身體勞累。

* * *

回想起來自己其實很versatile,語文、電腦、理財甚至帶隊行山的能力都在一定水平。其實我覺得那是源於同一個智慧和學習能力。這智慧是小時候以至現在透過多種不同的興趣、人生態度和做事方法建立出來的。他日我還可能把這智慧用於更多方面,開拓生活上的更多領域。

2006-11-02

七時許便起床了。早上寫了一封信。整理了本周《管理新思維》的節目材料。

今天依然非常不濟。在地鐵邊看《Reader’s Digest》也難以集中精神,傷心事又走上來,令人哭起來。

中午和經濟日報出版社傾談EMBA的出書計劃。石鏡泉先生也來了。除了講出版,他也談了些許對股市的看法。他認為股市還會繼續升,起碼會升到明年三月,並建議持有匯豐、港交所、中石油。但他警告說不要投資物業,他的理由是預期政府會實施十年驗樓一次,那將增加業主的負擔,對樓市不利。雖然我本身有非常多看樓市跌的理由,但卻還數漏了這一個,現在又得石Sir提醒了。

我們又到那非常高級的金葉庭吃,它還加了價,一籠叉燒包現在要60元了。

其實我有想過不來,因為感到狀態很差,而且不大想見人。

和經濟日報同事合照

看完《Time Express》七月號,其實自七月號以後,《Time Express》已再無新的期數寄來,不知是否已經倒閉了,連通知一下也省卻。其實我還有起碼一年期的雜誌,損失估計超過600元。不過我都看得很開,其實我是頗感謝他們,為我提供了這本優質讀物。《Time Express》是中英對照的《Time》,我是在1998年開始訂,訂閱至今的。它提升了我的英文閱讀水平,並擴閱了我的國際和新知視野,一舉兩得,難能可貴。

現在既沒有了《Time Express》,我也要想想是否要有其他補充。例如是否直接訂閱《Time》,取代這個中英對照本?但《Time Express》一個月一期,我也不能全部讀完,若《Time》一周來一期,更肯定吃不消。我也可以選擇不要訂閱,每月到書局買一期,但那價錢其實和訂閱價相若……訂閱四期的價錢等於在街買一期,差額真嚇人。我也可以選擇訂《Time》後,只選擇性看文章,例如每期只看四分一的心水文章,那我大概只會看政治和商業,藝術和人文沒中文輔助我很難看得懂。

另一選擇就是索性不補充了,反而多點看一些優質英文書。我尤其想加強看談道德倫理和談不健康飲食文化的書。我認為很多人都低估了道德的重要性,也低估了飲食對自己的影響。

續看《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傍晚跑步。想去惠康買些果汁先生黑加侖子汁和西柚汁享受一下,但竟然沒有減價,我還以為它是長減的。

一校和二校了見晴做的「娛樂消閒事業品牌研討會」趙應春的筆錄。

匯豐突破150元一股,現在買一手要付60000元,越來越難買了,我慶幸自己已擁有三手,現在才起步會更難。我也希望它拆細,那麼散戶便較容易買入,令他們少買那些高風險又無回報的垃圾股。

最近我的收入增加了一點,《星島日報》一周寫一期稿,四周有$800,另外九月起我的《EMBA Forum》登在《信報財經月刊》,有$400餘元稿費,故每月多了$1200,其實也不錯。當然我也要好好幹,維持下去才成。

阿東也越來越釐清和堅持自己「道」,行事絕不是依「有人說」或「有人認為」,那是他人的「道」。雖然我有時懷疑他人根本無道可言。我的「道」是儘可能看多些書,繼續增加智慧,這也是九月初時說過的。我也要加強我的字典,繼續協助眾多用者。旁人有其他言語,我懶得理。我分析過甚麼是善,甚麼是醜,想清清是非對錯後,便選走善的道。

宗教也是一樣,基督徒怎樣說他們是「正道」,但我分清是非對錯,看到不是,我便會走自己的「道」,不走他們的「道」。但這也許要有點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無奈。當然,教徒或者會說他們不用分是非對錯,上帝只會助他們分辨;但這種不辨是非的態度正好就是和我的「道」完全相違背,大家可以分道揚鑣,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2006-11-01

今天天氣很好,好得我想去騎單車。

一校了見晴做的《管理新思維》筆錄,二校全篇稿,並剪裁成《信報》稿。

到中大和冼教授開本周日一集的《管理新思維》節目會議(題目:揭開營銷的面紗)。之後在Coffee Corner晚膳。今天有甚麼匈牙利汁意粉,我一如意往要菜蛋。有一對情侶在搭檯,我吃完後便親自拿走自己的托盤,對方有點驚喜,說了聲多謝。這是微細處的considerate。

Coffee Corner

本來我覺得早上也滿有成就感,做了不少事,還心想晚上可以再下一城,清多一點工作,可是卻被你粉碎了。我實在估不到,你竟然容許自己這樣做及這樣take advantage of me(請注意,take advantage of的意思並不是利用,那不精準,精準的意思是to make use of sb/sth in a way that is unfair or dishonest),而同時完全不覺得有問題。你很過分,我想即使是一個低B的人,也可以指出這做法是多麼荒謬和卑劣。而你經常借我幫忙,又同時不關心我,兼且還進而常常傷害我,我再堅強也感到很辛苦。

由於思緒極度不寧,無法工作,我轉而看書(雖然也未必看得入腦)。開始看Tiki Kustenmacher的《How to Simplify your Life》。

* * *

最近從各處看到不少佳句,在這裡分享一下。

管仲連於九月《信報財經月刊》說道:

在華人社會,成功的概念不是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不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是有沒有錢財和地位。如果有,就是「人上人」,否則,人生就是失敗。這種追求,公整個華人群體變得急功近利,過分的現實令目光變得短淺,進而失去想像力和創造性。

正如生態資源有限一樣,社會資源是有限的,不可能人人都得到權勢或大量金錢,人人都走這條道的結果,必然是少數人趾高氣揚,而大多數人生活得沮喪,從而埋下社會矛盾的後患。

八月《Reader’s Digest》說道:

But the worst part (of child-abusing website) was paedophiles were learning that many like-minded people were out there, and they were using this knowledge to rationalise what they were doing.(留意很多人都有這種rationale,以為有人這樣做就是對的事了,用翻版軟件就是最常見的例子。這種辯解是荒謬和不負責任。)

ICQ:

見晴:楊千嬅現在沒有男朋友。
阿東:沒法子啦,沒男朋友總好過有一個差的男朋友。
見晴:說得好。
阿東:這真是至理名言→不上學總好過上一家教壞人的學校,不上課總好過跟一位照書讀的教師,不聽歌總好過聽難聽的歌曲,不見人總好過見一個陰險小人,不上網總好過看一個空洞網頁。
阿東:當然對我來說就是不信教總好過信一個不好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