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

 

        第三日是登長城之日。北京上空細雨紛飛。

        早上先去玉器市場學習辨別真假玉器,本著啟發創意和發展通才之心,即使對這些玉器毫無興趣,仍是仔細端詳一番。

        下一站是十三陵。要參觀地下墳墓,就要行經一道長樓梯向下走。我邊走邊發現這條長梯中途是沒有任何逃生門的。不知怎的,我越大越小心謹慎,對這些安全措施倍加留意。現在唯有期盼不要有甚麼火災意外,不然無法逃生。

        這些皇帝在生前建造繁華的墳墓,其實非常可悲。他們有一個不切實際的盼望。倘若他們死後發現這些假東西是全用不著的,可能會因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而更失落。

        下午則登長城。長城原來是一道大樓梯。向上爬呀爬,爬極爬不完。我本來真的想爬到去「遊人止步」一牌子,但是導遊給予的時間不夠我這樣爬。結果仍是要中途折返。

長城大樓梯 長城是一道爬不完的大樓梯。
已經爬到好高了。我可能是第一個一邊聽著Shall We Talk一邊爬長城的人。

 

     長城居高臨下  

        天雨路滑,爬起長城來更安全。因為天雨,人的危機意識大增,足可抵銷了路滑之險,爬起來更小心謹慎和安全。(這是甚麼怪論?)

        不知是誰說「不登長城非好漢」。我完全看不出這句話有任何道理。然而這句毫無道理的話卻常被人掛在口邊,豈不怪哉?

        身旁四處都是石頭,我知道這些石頭是用歷代平民的血肉黏貼而成。這條長城不是甚麼榮耀,而是要我們記住以前的中國平民的血淚史。(至於現在的就留給天安門來負責。)

        在長城上,友誼之光不斷散發。各不相識的人在長城上都會變得非常友善。也許真正的友誼真的是建基於共同的敵人身上。我們的敵人自是這道難爬的長城。

        我爬到一個有廁所的地方就折回了。廁所外有一位長城管理女士(這是比長城阿嬸較政治正確的說法),我和她聊了一會,原來她每天要早上七時就爬到這裡當值,每晚六時放工。她還讚我第一次就能爬到這裡已很不錯了。但我知道她是想我少一個遺憾而已。

        返回市區途中導遊帶我們去了寶樹堂。一名藥劑師向我們推銷「寶膚靈」燙傷膏。他即場燒紅一塊鐵,然後用那塊鐵自我燙傷,再塗上該藥膏果然很快就完全沒有燙傷的痕跡。他的苦肉計雖然沒有換來甚麼掌聲,但卻換來很多金錢。

        然後舉團往防空洞。我決定不去防空洞及缺席之後的晚飯去逛書店。行完外文書店再去王府井書店。這座王府井書店樓高六層,每層都有星光商務大小,行來行去都行不完。書多得難以置信。商務把所有電腦書都歸為電腦類,但王府井書店就把書分為AutoCAD類(六個書櫃!)、Excel類(三個書櫃!)、Flash類(兩個書櫃!)等,我想起沙田商務,那裡當然沒有六個書櫃的AutoCAD書,也沒有六行,可能只有一行。其他還有Cisco、Oracle等學習書藉,可見內地學生學習資源相當豐富。我寧願有一座王府井書店在香港,也不要這個中央圖書館!王府井書店亦有好多港台書藉,就像是新書《平常談》(我並不推薦這本書)都有,張小嫻的名著也可以找得到。頭四層都是書,大概第一層是社會科學、法律和工商管理;第二層是語文學習、外文小說(包括原裝Harry Potter!)、翻譯和教科書;第三層是小說散文文學;第四層是科技電腦。第五層是軟件和音樂,包括語文學習用的盒帶或光碟、音樂CD(我在這裡買了在香港遍尋不獲的戴佩妮《怎樣》一碟。),亦有很多清華大學編製的英文學習多媒體超值軟件,電腦遊戲也有,包括最新的RPG《蜀山劍俠傳》。第六層是電腦硬件,我沒有去過,因為我連之前五層都不夠時間行,身上的人民幣也用得清光,而這家書店卻不收港幣,不然我會買更多書和軟體回來。

        在王府井我只逛了書店,書店十時關門,我亦只好回酒店休息,明天再來。明早六點九Morning Call。

王府井書店 王府井書店大樓,新開張約一年,比香港的書店漂亮和多好多書。價錢當然也平。

天下第一雄關

長城門口「天下第一雄關」,左為毛主席親筆所題的「不到長城非好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