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

 

        第四日清早行天壇。天壇有好多古樹,生長得好快樂。

天壇古樹 天壇的古樹,比我粗比我高。這棵古樹可能已活了九百年。
天壇一角。

 

     天壇   

北京廢料回收桶

 

天壇的廢物回收桶,一組三個,分別收不同的廢料,這些一組組的廢物回收桶在北京隨處可見。

天壇合照

天壇合照。

 

        遊完天壇(?為甚麼好像沒有甚麼寫了?其實真的沒甚麼好寫啦。),我們去了協和醫科大學。那裡的中醫師為我們講養生講座,其內容非常科學,有我熟悉的游離基和抗氧化物等,我在讀Time時有接觸過。其後中醫師為我們免費看診,他把我把脈看舌說我胃氣差,即是消化系統差。這正和我非常吻合,熟悉我的人或許知道我有常常肚痛要去廁所和「大便不實」之毛病。他處方了一種藥物,我沒怎麼考慮就買下了,我想根治此病已久。但藥物貴達一千六百元,這也看出了我有時是多麼浪費金錢。千六元,真肉痛。醫科大學有不少女學生,都漂亮可愛。(這是甚麼心態?純粹欣賞,別無其他啦。)

        飯後去頤和園。慈禧固然享受極佳,但她卻沒有機會聽戴佩妮。相反我就可以在她的花園自由自在聽戴佩妮,一定令她非常妒忌!

 

     頤和園  

頤和園漂亮的長廊。

        晚飯是著名的全聚德烤鴨。我的肚痛老毛病又發作,可是去廁所時發現有兩廁格,兩格都被人佔用。我唯有等。一邊等這兩個人一邊隔著廁格的板談天,原來他們在這裡都不是如廁的。等了又等最後等到我都不想去了。飯後我又是一個箭步走往書店。

        這是我們最後一夜在北京了。其實我並不太留戀,但我卻見到我爸很留戀。在書店我逛到十時(關門時間),我留戀的只是這家書店吧。出了門口我知道我有好一陣子都沒有機會再來了......我爸提議夜遊天安門,最後我們帶著好多袋書疲倦地在天安門遊了一陣子,影了好些相片再回酒店。那時候我並沒有任何感慨,但現在回想天安門每一角的夜景時,竟然覺得好感動......每個場景都記得好清楚。

        同日又構思了《吸煙與包容》(北京多人吸煙)和《零缺點和缺憾美》兩篇佳作,放在五月(上)的日記。

人民大會堂夜景加極疲勞的阿東      

人民大會堂夜景加極疲勞的阿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