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這是我第二次坐飛機旅行,第一次自助旅行。台灣,是我自小夢寐而求的地方。歐洲、美國、澳洲可能是更多人的夢裡天堂,但我偏偏對台灣很有好感。其中一大原因是我自小喜愛看書。那時看的書大多是從沙田中央圖書館的兒童圖書館裡借來的,幾乎全都是台灣出版,書中的字有時會有莫名其妙的符號在旁,那是台灣拼音。我看不懂那些拼音,但沒所謂,因為我懂得讀很多字,不用靠拼音助讀了。我已不清楚自己小學時期看了多少台灣書,但肯定是一百本以上。這是一份自小建立的感情。高中至今我又聽很多國語唱片。我近年買的國語唱片數目約是廣東碟的三倍。如果不是有謝霆鋒和楊千嬅,那比例可能近乎一比數十了。今日,我可是得償所願了。雖然都算是遲了一點,但我相信每個時候、每個年齡去都會有不同的感受,遲一點去也許比早一點去獲益更多。那為甚麼會去高雄呢?其實一切也有點隨緣。記得五月底左右和阿金去旅行社看去美國的機票時,我留意到去高雄的旅行團費竟然低至九九九元,那實在很吸引。我本來就打算花這九九九元出去三天啦,但及後看了Lonely Planet的介紹,發現可以在墾丁(高雄以南一百公里的一個觀光點)沿岸騎單車。那是多麼吸引啊!不管是由墾丁騎往貓鼻頭,沿岸看台灣海峽的景色;還是由墾丁騎往佳樂水,沿岸看太平洋的景色;都非常吸引。跟旅行團一來通常不會去墾丁,二來即使去墾丁也不會給予我這麼多時間騎車。於是,就有了這次自助行。台南和高雄很近,只是四十分鐘的火車程,所以我也把台南包括在行程中了。

我也想找人陪伴一起去。阿輝說有興趣,所以就一起去了。我本來計劃了十天的行程,希望可以同時遊三地門和琉球嶼,但我們去了很多旅行社查詢,發現遊十天的機票價錢竟達二千三。嘩,想起那高雄團的九九九元,怎麼可能這麼貴啊。我們發現平價的機票都必須在七天內返港,而平價的機票是連三天兩晚的酒店的,價錢是千四。於是我們把行程縮成七天,那酒店必須在頭三天兩晚住,所以唯有先遊高雄。其實我想把高雄放在最後,因為機場就在高雄,最後一天留在高雄是比較穩妥。我想先遊墾丁,一來墾丁單車遊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旅程,二來墾丁多戶外活動,天氣必定要好。先遊墾丁可避免以後天氣不好,若然頭數天天氣不好才把墾丁放在最後。可是受這機票加酒店的平價套餐所限,只好先遊高雄。第二站是台南,第三站是墾丁。這樣安排是因為機場在高雄和墾丁之間,而非在高雄和台南之間。如果先遊墾丁再遊台南然後返機場,就會多費十幾公里車程。我把行程定在七月三日至七月九日,是因為想在福音營後有一天整理網頁,雖然及後發現原來一天是不太夠的。訂機票後我很少準備行程,反而是經常準備那錯別字詞典,在入福音營以前都未有準備好行程。而在七月二日我又忙於寫那四千多字的生活專題,我是在晚上才臨渴掘井匆匆準備行程。不過我總想「船到橋頭自然直」,沒所謂啦。

七月三日,我和阿輝約好了在十一時二十分在港龍櫃位等。可是我遲到了十五分鐘。到後見不著阿輝。找來找去也找不到,頗著急。最後又待了十多分鐘,終於見到他,原來是他比我更遲。我總是比較多牽掛的,記得去年去北京時,我就先把《三年下趣話》寄發了才出門。今次我事事臨渴掘井,就未有好好交代好「後事」。我在機場匆忙致電阿Tom,交代好「後事」。我交代的事並不是分配財產,我的遺物都不是金錢,我的遺物全是心思。心思,才值得遺下。金錢,我不用理會。我的遺產,就是心思。我有一些以前的心思,又或是醞釀著的心思,又或是還未送出的心思。我把最重要的心思如何處理交代好,包括新製作和詞庫等,才放心上機。

我們坐的是A330型客機,客機全滿。沒吃午餐,我們都迫不及待把飛機餐往嘴裡塞!我的腸胃不好,為免旅程期間肚瀉,只好忍痛放棄在麵包裡塗牛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