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

 

早上起來,沒吃早餐就離開高雄的旅館,趕上火車前往左營。左營是高雄西北面的一個小鎮。這是我第一次坐台灣的火車,我們乘的是平快號列車,一看,怎麼這樣殘舊呢?後來我才知道台灣的火車分四種,平快號列車快將退役了。這樣也好,可以讓我嚐嚐從前台灣乘車的味道。

在左營站下車後,我們把行李存放在火車站。台灣的火車站都有行李寄存服務,我想香港最好也有,可以方便遊客。寄存行李後,我們沿勝利路前往蓮池潭。蓮池潭比澄清湖小,但也是一個較大的湖。湖邊有很多景點,我們就沿著湖邊走,遊覽各個景點,從蓮池潭的南端走到蓮池潭的北端。然後我們乘的士返回左營火車站。領回行李,再買車票前往台南。我們早上遊左營的行程很順利,剛好趕上十一時半的從左營開往台南的莒光號列車。這列車就豪華得多了。火車的車窗很大,可以觀賞沿途的風景,旅程很愉快。

 

龍虎塔。從龍口入龍塔,或從虎口入虎塔。我們爬了龍塔,飽覽全湖風景。

池心的五里亭。沿橋掛滿黃燈籠,讓我想起某RPG遊戲的場景。
高大的玄天上帝神像,光是鬍子就比人高。神像旁的小亭內置有電動遊戲,照顧小孩子的口味。

蓮池潭的最北點是孔廟。雖然很大,卻空無一人,莫非鬧鬼?可能是吧,因為大大的孔廟只是裝著無數的神主牌!廟內亦無孔子像,只有一個孔子神主牌。我想各古人可以鬥神主牌多,誰的神主牌遍布全球?我想孔子可能名列前茅。

到達台南,我們先到台南火車站附近的光華飯店租房,雙人房九百八十台幣(約相等於二百四十港元)。今天還沒有吃過東西,我們就到附近一家食肆吃飯,我吃了一客檸汁烤肉飯,味道不錯。我發現飯裡的配菜比例很多,和肉成五五之比。不似在香港,你叫一客洋蔥豬扒飯,菜和肉會成零點五比九點五限之比。當然我是喜歡有多些素菜的,但阿輝就比較嗜肉,所以不喜歡菜多的餐點。我還叫了一杯薄荷奶茶,味道有點似我最喜愛的薄荷奶昔,可以取代。

然後我們步行往來台南市各個景點。我們先走往赤崁樓和祀典武廟遊覽,然後沿公園路和南門路遊覽孔廟和大南門,之後在開山路附近遊覽了法華寺和延平群王祠。不過這種種既定景點都不及一個我們偶然路過地圖未列的景點般值得遊覽,那是.......其實我們在開山路一帶迷了路,幸好最後也走對方向,到達既定的景點。這實是非常幸運。

一輛富有特色的公車,一輛在台灣多得平平無奇的機車。
不要以為台南落後。台南是台灣第四大城市,鬧市內有新光三越百貨商店和麥當勞。事實上我覺得台南比高雄還要繁榮和熱鬧。
這是一座現代化的廟嗎?原來是台南醫院!

赤嵌樓是台南最值得遊的景點。樓下的石碑叫贔禳C赤嵌樓景緻優美,並有一些古蹟,如下圖的一幅牆。

紅不過最有特色的還是贔禳C每個碑下有一隻龜,也不知是甚麼意思。贔臟@有九面,下圖九龜整齊排列,蔚為奇觀。

一間樸素的教堂。
你猜這座建築物是甚麼?原來是派出所(警局)!

孔廟內一棵健壯的樹,樹上還有松鼠呢!
紅燈旁設有倒數秒計,表示還有多少秒才轉燈,可以讓心急的司機多點耐性,就如我去年九月二十七日的一篇思考日記《等待與滿足感》所述的原理一樣。後面是郵局。其實我真的很想在台灣郵局寄片言隻語回來,表達我的心意......

在台南的街道隨意走走,就能發現很多富有特色的建築,非常rewarding。左上圖是一家師範學校,左下圖是一家小學!

大南門是古代城門的遺蹟。城門上已成為露天茶座,不過在如此酷熱天氣下,那是刑罰多於享受。右上圖是別緻的遊客中心。

 

大南門公園裡有一個亭,排滿石碑。放心,這不是墓碑,這些碑都是用來紀念資助興建台南各個建築物的贊助人。而那些建築物可能後來又給拆了,紀念碑就搬到這裡來。建築物都作古了,可以想像碑上的人都......

走到法華寺了。其實也沒有把握走到這裡。幸好在開山路走著走著,發現有條路叫法華路,心想走進去就沒錯了,果然有發現。這是法華寺外的一個涼亭。

台南很多柱貼有基督教的宣傳字句。不過卻不太美觀......

 

登登登_!這就是那個意外的景點!外表看起來像座廟,卻是天主堂!

 

天主堂內部。最特別的是神主牌都有一個!(上圖)

這樹有很多瘤,很特別。
延平群王祠沒有甚麼好看,裡面還不是一大堆助鄭成功打江山的臣子的神主牌?裡面還有一個搞笑的博物館,介紹原始人的風貌,和鄭成功一點關係都沒有。上圖的鄭成功頗孤獨,晚上就只有神主牌陪他......

後來我們又遊了東嶽殿,並在對面的順發電腦商場閒逛。其實只有我一個人逛,阿輝對電腦的興趣不大,他實在太倦了,幸好店內有坐椅,他就坐在店裡休息。我在店裡尋找素材軟件,為未來更新網頁做準備,最終亦有收獲。然後我們返回旅館小休。大概七時左右我們前往成功大學遊覽。成功大學很有特色,分數個校區,每個校區都有不同的建築風貌。我想台南最值得遊的地方就是成功大學。成功大學和中山大學很不同,記得在中山大學六時許已水靜鵝飛,但在成功大學八時過後球場仍然燈火通明,很多學生在打球,校舍內甚至有disco,五光十色,難得的是校方願意容忍學生的嘈吵聲。成功大學的學生應該比中山大學的學生活潑多吧。

成功大學的機車停車場,實在太多人用機車了,車海一望無際。
成功大學也和中大一樣,有理髮店呢!

成功大學不同的建築,全都古意盎然,別有一番風味。

在物理系和各位物理先賢合照。

正當我們在資源工程學系的走廊徘徊時,一位教授從辦公室裡走出來,問我們是否新同學。我們則說是遊客。他又問我們從哪裡來,得知我們是從香港來時,就說請我們去吃晚飯!原來他也來自香港,但後來去了台灣讀大學,並在台灣做教授。他是廖學誠教授。他載我們到附近的一家麥當勞用膳,並向我們介紹他的業餘嗜好:石頭藝術。原來他多年研究石頭,發現石頭放大後很多時候會呈現美麗的圖畫,顯示造物的神奇!有孔雀、有蘋果......全都維肖維妙。他有一本專書專門收集這些圖畫,我們都看得津津有味。他還贈予我和阿輝各人一幅印了出來的石頭圖畫!他又問及我的研究情況,說要研究林語堂應該起碼要修四門語言學課程和四門傳理學課程,每個課程看四本書,聽得阿東汗顏......他又說以前讀書時競爭激烈,成績一出拿了書單就即時去買書來讀預備下年的課程......不過他自己不喜歡電腦,從來不用電腦,在這個世代也堪稱一個傳奇。當然,單是他研究的石頭藝術已證明他是一個傳奇。他又問及我們之後的行程。我們表示會去曾文水庫和墾丁。他說去那些地方沒啥意義,介紹我們去甲仙看農業,去善化看南科學園,去台南海邊看養蝦業,去佛光山看佛廟,來一個深度旅遊,之後寫些文章才有意思。但我們最後都沒有做到。一來那些地方真的不熟悉,二來我們在香港其實也可以做深度旅遊,例如去葵涌看看貨櫃碼頭,但我們在香港也沒有這樣做,在外似乎更不會這樣做了。但我也會考慮未來多在香港做這類深度旅遊。無論如何,遇上他實是個難得的際遇,我們談了幾近四小時。

放大的石頭上顯現圖畫,很神奇。

 

這是廖學誠教授研究石頭藝術的心血結晶。我們全本看完了,心悅誠服,嘖嘖稱奇。

 

專題:廟

台灣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廟宇,看多了,發現所有廟都萬變不離其宗,充斥著大量神主牌。廟裡通常都有一些叫「廡」的地方,專門放置神主牌。在紀念鄭成功的廟宇會放上明末忠臣的神主牌,在孔廟裡則會放孔子學生的神主牌和其他先賢的神主牌,連諸葛亮的神主牌也有。

我們固然可以斥責善信迷信,竟然拜一塊木牌,相信那塊木牌可以增智慧,保平安。可是,阿東認為這些善信都至少有一善,真誠的善。他們拜神時是真正誠心祈求,這種誠心就是善。善信,善良地信也。我亦不認同他們拜神是罪,只是他們不知道,只是他們無知。不知者不罪。況且,世事無奇不有,說不定他們拜的那個神是真的呢?這又返回阿東去年十二月十九日的思考日記《宗教立場無對錯之分》的包容精神。

在台南,不只廟多,似廟非廟的建築物也多,就如台南醫院和天主堂。也許是為了和附近的建築物配合吧。其實外表沒有所謂,內裡才最重要。醫院似廟不要緊,內裡的醫生行醫時不是依仗佛法治人就可。天主堂似廟不要緊,內裡的信徒不是一邊唸聖經一邊捻佛珠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