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日

 

我們有兩個選擇。一是早上續遊台南,中午往高雄乘車,下午四時左右抵墾丁。二是一早往高雄,中午左右抵墾丁。

但台南最出名的景點----古蹟,還沒有遊,不遊一遊,似有遺珠之憾。所以我們早上還是在台南遊覽。我們遊覽兩個景點:安平古堡和億載金城。乘15號公車,先抵億載金城。

億載金城,很浪漫的名字。金城用紅磚搭城,頗美。裡面是一塊大草坪。城上有多具大炮。

城能億載,情更能億載。城可以用炮彈炸毀,地震震裂。但面對真感情,可真是炮彈地震也無法破壞。

如果真誠的感情有億載,對方會感動嗎?還是視之如渣滓和糞土?

億載金城的大門口。十九世紀的建築,不算很古。離一億年還有很遠。雖然一億年後我已不在現世,但網上還有這張相證明我曾經和它共存。
億載金城的大炮很巨大。以前曾起保家衛國之用,現在則起觀光之用。
億載金城外的cafe。裝潢非常漂亮!可惜這裡的人流很少......地方也有點僻。

億載金城不多久就遊完了。我們想去安平古堡,可是卻找不到計程車。我們等了很久才有一輛,計程車司機竟然不用錶,聽到我們說去安平古堡就說車資一百五十元(約三十七港元)。我明知兩地距離極近,他肯定在濫收車資,但為免他兜路,我還是沒有揭穿他。而且阿東的包容力很強,有時連騙徒也能包容。

到達安平古堡。這是十七世紀的建築,比金城要古得多,面積也比金城大。古堡不同金城,大炮不像金城的體型大和數目多。沒有圍牆,主體不是空的草坪,而是接近錐形的建築。

然後我們乘計程車返回台南火車站,再乘最豪華的自強號列車往高雄。台灣共有四款列車,我們今次旅程乘了三次火車,剛好三次都不同款:平快、莒光、自強。

安平古堡和赤嵌樓,是台南兩個最著名的景點。

 

 

這幅斑斑駁駁的紅磚牆很古舊。

一棵古樹。

 

抵達高雄火車站。我們準備轉乘往墾丁的旅遊巴。票價每位台幣二百五。可是,出站後有計程車司機上前搭訕,問我們是否去墾丁,他說他只收三百一位,但比旅遊巴快一小時到達墾丁。差價很小,但卻是計程車級,甚是吸引。我們上車了。

也許,上這樣的計程車是危險的,不知道他會否把我們駛至非常陌生的地方洗劫一番。而一百公里的車程只收三百一位也似乎太難以置信。但高雄實在經濟太不景,所以還是有點可信。而往墾丁的路雖然未曾走過,但肯定是沿海的大路,他是不能騙倒我們的。

還有一事,讓我相信。就是我信主會帶領,會作好安排。在計程車上,我決志了,說把一切都交託給祂......(但八月三十一日才是正式的)

在計程車上,阿東也有很多思緒。雖然身在異地,但我喜怒哀樂都想起你,都想跟你細訴。想告訴你,告訴你,告訴我......

可是,我已沒有告訴你的福分了......想不到我們的友誼這麼深,卻又這麼短暫。四五個月沒有機會談心了。

墾丁,我快來了......但......這對我所重視的事情,其實是沒有幫助的......整個旅程也是吧......阿東......你在做甚麼......?

就只是因為四月申請了台證,不想浪費那張半年內要用的台證嗎?

就只是因為有假期,為放假而放假?

嘗試換個別的地方,逃避一些事情和感覺?

沿途能見台灣海峽美麗動人的海景,海浪綿綿,心情憐憐。

上帝,我把一切都交託給你了......

 

我們安全抵達墾丁。的確只是每人付了三百元車費。其實真是賺了,可是......

可是,他又說幫我們找旅館,幫我們找腳踏車,我們又信了他,委託了他。

這絕對是錯誤的決定。

也不能說是上帝沒有眷顧,至少我也沒有重大損失,我今時今日仍能平安無事在這裡做網頁。

話說他帶了我們去一家叫海野別館的旅館,房租每晚一千五百台幣。

他又說回程時再來接我們,但要收兩位合共一千台幣車資。

而我們又全都依他了。可見阿東當日的決斷力很低。

然後,他又帶我們去租腳踏車。我們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普通腳踏車,一種是汽油腳踏車。後者要入油,跑得比較快,不用費力也可以跑。我們試過,其實也能夠操控,只是那車的租金要五百台幣一日,實在貴。我們還是租了傳統的腳踏車,但也要二百台幣一日。我們租了兩輛。

於是,我們共花費了三千五百台幣。我支付了。他走了,說兩日後十一點回來海野別館接我們。

我們發現手頭上原來已沒有錢!台幣都用光了,只剩數百!但我還有八百港幣,房租已付,要生活兩天絕不成問題。

為何會這樣失策,錢都用光了呢?這是我和阿輝的誤會。我支付了一大筆錢給那計程車司機,以為阿輝會有錢,可以即時還我半份計程車司機要的錢,那我就會有錢在身了。但阿輝原來是沒有錢的,他以為我在支付了錢給計程車司機後,仍會有錢可以支持我們兩人度日......

但不怕啊,還有八百港幣,可以換三千二百台幣,在台灣很好用了。

但原來這裡是沒有兌換店的!也沒有銀行!但不要緊,人人都說凱撒大飯店可以換錢。

我騎著新租來的腳踏車,找著找著,尋見極高級,客房五千六百台幣起的凱撒大飯店。

接待處就有錢換,可是,他們不肯換,說只讓住客換。縱使他們本身的兌換率已是很貴,有利可圖的。我顯得很無助,也一再說明只有凱撒有錢換,但他們還是無動於衷,明可助人而不助之。慘了,只有這麼少錢,怎樣過日子......於是我們打算返回海野別館求助老闆娘。

但回到別館卻是空無一人。外面開始下雨,下起大雨。我們等呀等。沒事可做。返回房間睡覺看電視。終於,老闆娘回來了,她說幫我們問問哪裡有錢換。並借了我們二百台幣應急。那時是晚上八時左右,雨停了,我決定騎腳踏車去南灣看一看。路上很濕,不易騎。抵達南灣,只見一片漆黑,然後我們折返墾丁。為了省錢,只好去便利商店,我買了台幣三十二元(約港幣八元)的微波爐食品,之後返回旅館看電視。阿東整個晚上都餓。當日午餐也吃得不夠,只是台幣二十多元的另一款便利商店食品。但現在一個錢都不能浪費了。今天也浪費了很多時間。但從電視得知,這幾天會有颱風!在墾丁這個戶外活動豐富的地方,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究竟未來兩日可以有甚麼活動?

究竟未來兩日會否繼續捱餓?

究竟計程車司機會否回來載我們走,雖然我們已預支了車錢?如果他不回來,我們又不夠錢乘公車,該怎麼辦?計程車司機很明顯收了很重比例的佣金,我們事後發覺那一帶的雙人房租僅須八至九百台幣,我們付兩天房租可能已損失了千二至千四台幣。

我們有甚麼應對之策?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阿東會不斷禱告,為今日,為明日,為明日的明日......

在空蕩的旅館等待老闆娘回來,也等待雨停。

在南灣和腳踏車合照。這裡的腳踏車都是為港客而設,台灣的人都租機車,甚或騎自己的機車來墾丁。

 

我們如街上的流浪狗般無助。

三個壽司,吃不飽。

 

專題:檳榔西施

台灣有好多檳榔店。檳榔店是很小的店鋪,專門售賣檳榔。

我就想,既然檳榔店無處不在,檳榔需求如此強勁,為何便利商店不曾嘗試攻入這個市場,售賣檳榔?

原來,檳榔生意內有乾坤。檳榔店守鋪的人通常是女人。她們稱作檳榔西施。據說,一些人買檳榔,除了真的想吃檳榔,為的是想見檳榔西施。檳榔西施通常有點漂亮,更大的共通點是通常穿得很少,聽聞有些甚至會露點。

你總不能叫便利商店的職員也穿得非常少布,甚或露點來賣檳榔吧?於是,檳榔店沒有被便利商店取代。

但,一種可悲的感覺還是不期然湧上心頭。也真的幸好便利商店沒有打這個主意,不然年青人連去便利商店謀職的路也被封了,連去便利商店謀職也要犧牲色相了。

 

專題:見死不救的服務

凱撒大飯店見死不救,不願幫我們換台幣,既無良心,也愚不可及。

他們是否幫助,關乎整個寶島的聲譽!首先,我們不能理解為甚麼那裡大部分店鋪都不接受信用卡。其次,我們不能理解為甚麼那裡既沒有銀行也沒有找換店。這已見台灣旅遊點的不完善。更不完善的是有這些見死不救的服務性行業,難道他們忘記了自己服務的本質嗎?而且他們是旅遊業,繫乎台灣對外形象的最前線,更應注重服務。

如果當日,凱撒大飯店肯幫我換錢,我一定會回港後盛讚他們,對他們的形象也有好處。可是,他們選了相反的路,結果我回港後大表不滿,對他們的形象影響負面。他們實在很愚蠢,白白浪費了一個免費宣傳的機會。而且宣傳來自親身去過的遊客,更有份量。

況且,換錢是一門有錢賺的生意啊。還望凱撒大飯店改過自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