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

 

早上起來,陽光普照。時為七時四十分。二話不說,快點梳洗去騎單車。

老闆娘今天借了一千台幣給我們,衷心感謝,於是我們可以出去玩玩。

為免沒有氣力騎單車,不得不吃早餐。三文治上都有熱量說明。阿東選了款熱量比價錢最高的一款三文治來吃。銀根短絀下,一兩卡熱量都要斤斤計較。

我們沿著海岸,向鵝鑾鼻進發。先經過船帆石。騎車途中不時下起很大的大驟雨來,連眼鏡都濕得模糊一片,很難騎。雨太大時就找個地方避,也不知道要等多久雨才會停。好幾次都會想繼續前進好還是返轉頭好。但今年的阿東明顯有變,不再這麼謹慎作風了,執意要繼續前行,雨再大,都不折返。在墾丁騎單車可是我的夢想。

 

一隻狗躺在便利商店的門口,真是一隻攔路狗。台灣人似乎習慣和狗一同生活,所以不會感到害怕,仍然出入如常。

墾丁海岸,藍色多層次。到最遠漸變成紫藍色,非常美。非香港的海岸可以比擬。
墾丁的馬路寬闊,車又不多,適宜騎單車。道路平坦,不過也會有時有斜坡。我和阿輝的單車性能不同。平路和下坡他的車很快,但上坡他的車卻慢得出奇。

船帆石。仍是美麗的墾丁海岸。但我並不以此為目的地,要向台灣南端鵝鑾鼻進發!

船帆石的海灘的低處積了一些海水,像一個湖泊,頗美。

雨太大,只好連忙找個有頂的地方避避。全身都濕透了。我們就是笠著這件雨衣在滂沱大雨裡騎車。

終於抵達鵝鑾鼻公園。白色燈塔是這裡的地標。

 

鵝鑾鼻公園的滄浪亭。望海佳處。上圖為接吻石。

回程時仍是不時下雨,狼狼狽狽,我們最終順利騎回墾丁。當然,阿東的心願是希望從鵝鑾鼻繼續騎,沿太平洋海岸北上至佳樂水,下次吧。能夠有得騎已經不錯了。早上的節目很豐富,所費也無幾。

小心計算過所剩台幣,我們決定下午前往國立海洋生物科學館遊覽。阿東的意思是,我們無論如何一定要手持五百元台幣,這五百元台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動用的,剩餘的則可以用。因為由墾丁到高雄的巴士費用是每位五百元。如果我們連這五百元也用去,就不能返回高雄,後果不堪設想。

計算過去海科館的巴士費(海科館離墾丁有一段距離)和入場費後,我們仍有僅僅超過五百元的台幣剩,所以就去了。其實也許有其他更便宜選擇,但我們還是決定去遊覽海科館,主要原因是天氣不穩,海科館是室內地方,不會受天雨影響。

海科館的門口和大堂,海科館入場費為每位二百五十元台幣,在台灣的景點中算是頂級的。(因此質素會較高吧,不似曾文水庫......)

 

色彩豐富的魚兒。盲人來到這裡很可憐,看不見這麼亮麗的自然圖畫。

 

 

多采多姿的海洋生物。

 

 

這隻大龍蝦有幸住在海科館,真幸福,不然早就......
海科館模擬成沉船的生態環境。
這裡可以任參觀者觸摸各種海洋生物。各生物慘被不停非禮,有冤無路訴。也真奇怪的,只有摸人才是非禮,摸其他動物卻不算非禮。其實是不是應該摸人不算作非禮?又或是應該摸動物也算作非禮?不過人和動物本來就不能相提並論,殺動物的罪和殺人罪總有分別(暫時)。沒法子,我們是萬物之靈,萬獸之王,可以為所欲為。
被摸得多的生物可以在這個區域裡休息。牠們輪流休息,也輪流被摸。
海科館也有美麗的海岸。美麗的寶島就是被這美麗的海岸包圍。也是得力這美麗的海岸,才有這美麗的寶島。如果沒有這個美麗的海岸,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島就不再寶貴了,勢被文化大革命等暴行蹂躪。

離開海科館,我們乘了一架特別的小巴返回墾丁。這條小巴線不走大路,而是走海邊的小路,於是我們可以欣賞關山日照、貓鼻頭和核四。真幸運。

晚上,我們飢腸轆轆,在墾丁找尋肯收信用卡的食肆。但很訝異,即使是看上去很漂亮的餐廳,也一律不收信用卡。但阿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動用那五百元台幣的,以防的士司機不會回來。阿東亦暗下主意,如果找不到食肆,就到那最昂貴的凱撒大飯店吃一頓吧,那裡肯定會收信用卡,只是貴得嚇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