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 (小一)

考入石硤尾的聖方濟愛德小學。是福是禍,難以定論。

六歲 (小一)

返鄉下,是我第一次離港。這次也是唯一一次返鄉下。鄉下在廣東開平。我印象最深刻的,只有我赤腳踩中鴨糞一事,鄉下的人讓我車馬炮也贏我棋一事,和田裡那頭雙目無神的牛。

九歲(小三)

率領同學去向班主任投訴「衰到貼地」的中文老師,聲淚俱下。被開明的班主任譽為未來議員。

九歲(小三)

學了蛙式,之後不記得是何時又學了自由式(捷泳),但現在只懂游蛙式。

九歲(小四)

參加幼童軍,直至小六。每次集會升旗降旗時都心不在焉,眼睛想旅行。

九歲(小四)

鼻敏感最高峰期,幾乎日日流鼻血。後來去「電鼻」才解決了這毛病。

十歲(小四)

開始集郵,經常對著自己的郵票簿,愛不釋手。

十一歲(小五)

看九零年世界盃,喜歡上看足球賽。不知道那時為甚麼自己會把準決賽意大利對阿根廷比喻為「雞pet」對「豬pet」。

十一歲(小六)

小學六年五年任班長。小學時阿東是品學兼優的學生,我對這個的最佳評語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