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歲(中一)

考入皇仁書院,是福是禍,難以定論。

十二歲(中一)

第一次玩橋牌,興趣持續了六個月左右,那時常教其他親朋戚友玩,希望他們可以陪我玩。但發現他們學了以後,還是只會玩鋤大D。

十三歲(中一)

英默考試遲到,捧了隻蛋。

十三歲(中二)

任班會康樂,在班內舉行象棋比賽和籃球比賽,以及製作笑話和象棋專欄,娛人娛己。

十三歲(中二)

每天午飯匆匆吃件三明治後,和一大伙同學到維園踢波,無懼盲腸炎,只懼飛仔。阿東第一次即射入一球......進自己龍門。此踢波習慣維持至中五。中五後才發現去踢波的多不在原校升中六,無緣再一起踢波了。(說笑而已,如有雷同,實屬巧合)(補一句:如有雷同,希望不要見怪,對不起)阿東踢波通常任後衛,因為好波的都爭著做前鋒。

十三歲(中二)

第一部電腦,經常自我陶醉在劉備、曹操和孫權的死人世界中,竟會樂而忘返,樂「常」思蜀。

十三歲(中二)

參加校內象棋比賽,以象擊鼠,大敗而回。象者,笨是也。但也算是個經驗。

十五歲(中三)

大概這時開始唱K,和家人一起去唱,隔鄰房的人聽到我的歌聲,誤以為我父母是在虐兒。越大越少唱了。

十五歲(中三)

參加校內「肝炎與你」常識問答比賽,獲總冠軍。被同學懷疑是否患有......

十五歲(中三)

受中四選科壓力影響,突然良心發現,勤力起來,成績大有進步。獲「最佳進步獎」。

十五歲(中四)

入選數學校隊,參加中學校際數學奧林匹克比賽。我們這隊勇奪港島區第一名,證明不是名不副實的名校,暫時。

十五歲(中四)

買了第一隻CD「黎瑞恩94精選」,日播夜播。當日喜愛的歌曲《陽光路上》,現在變成三個月才播一次。

十七歲(中五)

會考,做了一隻超級填鴨。這隻填鴨被教育署列為「及格」,可以過關入中六。

十七歲(中五)

第一次補習賺錢,大部分都浪費在那些除了放在簿內發霉,就一無事處的郵票上。但集郵的確可以陶冶性情,看看阿東這樣斯文的呆子就知道效果不俗。

十七歲(中六)

任校內棋藝學會主席。棋藝學會是校內第二大學會,會員有二百五十人。該年我舉辦了很多活動,過得最快樂和最有意義。亦由於舉辦的活動叫好又叫座,為棋藝學會建立了很好的名聲,使我對下的一年會員人數暴增至三百六十人,是阿東真正用心的成果。

十七歲(中六)

生物實驗室發生生靈塗炭的大悲劇,數十位變態佬拿刀屠宰,左切右切,殺害數十隻白老鼠。

十七歲(中六)

編製會刊《棋友》,最無聊的人也沒興趣看。

十七歲(中六)

自製兩款棋,分別是「香港版戰國風雲」和「足球棋」,創意十足,人人愛玩。(注意:人人者,兩個人是也。)但的確花了很多心機,好漂亮的。

十七歲(中六)

任香港聯校象棋協會內務秘書和宣傳,舉行了「第十屆全港中學象棋比賽」,參賽學校總數共有一百四十多間。期間亦舉行了「港穗象棋賽」,邀得特級象棋大師呂欽做嘉賓。特級象棋大師和阿東無異,一樣土氣。

十七歲(中六)

任校內經濟及公共事務學會副主席、橋藝學會和生物學會的內務秘書,表面上好忙。但真正忙的都是棋會。

十七歲(中六)

第一次玩Scrabble和德國橋牌,其樂無窮。

十七歲(中六)

參加校內橋牌比賽獲亞軍,是阿東一生中最不可思議和莫名其妙的事之一。

十八歲(中六)

皇仁書院一三五周年開放日,棋藝學會攤位獲選為南面球場區最佳攤位。這是阿東真正用心的成果。

十八歲(中六)

著作甚豐。校報《黃龍報》內登有七篇文章,數量之多在校內甚為少見,有濫竽充數之嫌。

十八歲(中六)

獲學校頒贈「優秀服務獎」和「操行獎」。這是阿東真正好人的成果。

十九歲(中七)

高級程度會考,再度成為填鴨。

十九歲(中七)

中選選科第一志願:中大翻譯系。影響一生。是福是禍,難以定論。